男人不识本站,上遍色站也枉然


点击查看最新福利网站大全

福利网站大全
太古神王之傾城淚



第一章柳清妍



玄域紫薇神庭管轄之下的主城中,只見一幢幢宏偉的建築高聳入雲,在虛空

中飛行都要注意,時有超強的大妖在虛空中劃過,這些大妖有龍、鳳、麒麟等祥

瑞聖獸,也有饕餮、窮奇等可怕凶獸,當然,也有變異的稀有妖獸,隨處可見



如今便有三人走在這座無比古老的宏偉雄城當中,只聽三人中的一個二十出

頭歲的美麗女子看著周圍以及下方的強者開口說道:「娘,我感覺在青柳界非常

罕見的超凡人物,在這裡可能什麼都不算了。」



這個說話的少女有著一頭烏黑的長髮,裝飾著一些好看的頭飾,紅唇齒白有

著一副精緻姣好的面容,生的可謂是貌美如花,一身寬鬆的黑色玄衣包裹著發育

良好的誘人嬌軀。



一旁年紀看上去只有三十出頭的美婦人,這個美婦人花容月貌,成熟的風韻

一覽無遺。長得美豔動人,但她美豔而不俗麗。高雅貴氣,特別是她恬靜自然的

神態,更顯得她的美麗,添增她的魅力。



美婦人聽到女兒的話輕輕點頭,以青柳界這樣的勢力,對主城的控制都是比

較嚴格的,尋常人物根本沒有資格定居在青柳界的主城中,更何況這座傳說中的

城池,紫薇神庭的主城。



「師兄,可看到了界主人物?」年輕的美貌女子對著旁邊沒有說話英俊的男

子問道。



這個男子也是二十來歲的模樣,長得眉清目秀、臉頰曲線分明,可謂是十分

的英俊。



言聞男子四處張望了一下,尷尬一下道:「師妹,你就不要為難師兄了,為

兄資質愚鈍,未能達到境界,還無法知曉,你還是問師父吧,師父身為界主境強

者肯定是知道哪些是界主境的前輩。」說著看向一旁高貴的美婦人發出求助的目

光。



「恩,是有不少。」美婦人無奈一笑頷首道。



「哪裡有界主。」年輕女子目露興奮之意,她見到過的界主不多,也就那麼

幾位,紫薇神庭的主城,想要看看這裡的界主有多強大。



「你前面那位白頭發的前輩。」美婦人對著女兒低聲說道,年輕女子一愣,

看向前方,那裡有一位白髮老者,正弓著身體往前而行,看起來非常蒼老,而且

他穿著極為簡單,一件最樸素的衣服,簡直尋常得不能再尋常。



「娘親你沒有騙我?」年輕女子眨了眨可愛的大眼,她說話之時,前面的那

位老人停下腳步,回過頭朝著女子這邊看了一眼,他眼神眯成一條縫隙,帶著笑

意,看似蒼老的他此刻那含笑的眼眸中卻射出一道極可怕的光芒,在這一刹那,

年輕女子只感覺自己的靈魂都被禁錮住了,整個人呆立在原地。



「讓你胡亂說話,還不向前輩道歉。」美婦人笑著說道,她說話之時有一股

無形的力量用出,頓時年輕女子只感覺輕鬆了許多,老人笑看了美婦人一眼。



「晚輩失禮,前輩勿怪。」年輕女子顫顫的笑道,這一刻再不懷疑。



「無妨。」老者笑了笑,對著美婦人身邊的年輕男子道:「閣下是前來參加

神庭大會的?」



「恩,是的。」男子微笑點頭。



老者點了點頭,隨即轉身,只見他身體閃了下,便消失不見了,年輕女子幾

乎以為自己看錯了,但前方已經空空如也,即便是仙念,都找不到對方了。



老者走後,美婦人對著身邊的女兒說道:「心兒,以後出門在外可以要小心

了,這裡可不是我們青柳界,可以任你肆意妄為,知道了麼?」說話的聲音雖然

沒有怒意,但是卻又不容置疑。



「娘親我知道了啦!」



名叫柳心的年輕女子不敢忤逆母親的話立即回答道,不過她一轉身就撲進旁

邊男子的把氣撒男子的身上嬌聲道:「死葉展,臭葉展。」



葉展很是無奈,有些無語的看了一眼自己的師父,隨即便對懷中撒嬌的柳心

進行了一番安慰。



柳清妍看著眼前的這對小情侶無奈的搖了搖頭說道:「我們先找個客棧住下,

離神庭大會開始還有一段時間,所以我們要在這裡停留一段時間,先落下腳。」



兩人也都點頭同意,長途跋涉終於來到了神庭主城,是該歇歇腳了,這些天

來他們也都沒有進食,正好想要嘗嘗神庭主城的美酒佳餚是什麼滋味。



不多時,三人找了一家名為緣客來的客棧住下,客棧內就包含了酒樓,亭台

樓閣之中,享受美味佳餚的同時還能夠眺望到遠方的風景。



在美食面前柳心沒有以往淑女的形象,胃口極大,一個就吃了桌上將近三分

之一的美食,葉展吃得也是狼吞虎嚥,只有柳清妍吃得很是優雅,很符合美婦人

應有的高貴氣質。



吃完後柳心忍不住歎道:「這食物的取材,恐怕都是我不曾聽過的寶物,入

腹之後,體內的力量都自行在運轉,渾身特別舒服。」



柳心如今才是仙帝境界,感覺自然非常強烈,即便是超凡境的葉展,也都生

出微妙的爽感。



「師妹,你也不看看這一頓是什麼價格,以界石為單位,太奢侈了,師父你

這是何必。」葉展無語的道,那可是界石啊,一塊都價值連城。



「難得出來一趟,當然要好好享受下生活。」柳清妍心情非常不錯,大家難

得能夠聚在一起這麼悠閒的享受美酒佳餚,破費些沒什麼,如今她身為青柳界主,

一界的資源都是她的,界石雖然珍貴,但她如今也不缺。



「大人們是從遠方來神庭主城的吧。」這時之前接待她們的夥計走上前來含

笑看著柳清妍等人問道,這個夥計年紀很小,大概只有十三四歲,也沒有什麼修

為,不過他笑得非常有親和力,讓人不會因為他沒有修為而不搭理他。



「嗯被你看出來了。」葉展笑著回應道。



「在神庭主城,享受一頓美食算是比較尋常,哪裡能夠稱得上是奢侈,您沒

有去那些神兵首飾交易地看,那裡才叫奢侈,大人們可能要買一件衣服,或者在

坐的兩位絕色仙子買一件首飾,就需要花費以千萬為計的界石,而且界石品質還

不能太差呢。」夥計溫和的笑道,卻並不會給人取笑的意思。



「好,那我們就去那裡逛一逛吧!你可願做嚮導,當然我會付出一定的酬勞。」

柳清妍笑道,她其實正需要一位元元嚮導,瞭解下神庭主城和萬神庭大會。



「若是大人們有需要,小的自當從命。」夥計自然是欣然接受。



就這樣師父三人在夥計的陪同下狂了好幾處地方,也購得不少寶貝,白天就

這樣很快過去。



當天深夜,小客棧的院子裡靜悄悄的,在小院西面的某間房門突然打開,一

個二十來歲的英俊青年走了出來,這個人正是葉展。



出門後葉展輕輕的關上了自己的房門,接著往隔壁師妹住著的房間看了一眼,

便往東面的客房走去,來到某個客房門前葉展輕輕的敲了敲門道:「師父,您睡

了麼?」



沒多久只聽房間裡轉來一道動聽的聲音:「何事?」



「弟子與您有事相談,勞煩師父開下門。」葉展站在門外道。



屋內沒有任何動靜,安靜了一會聲音再次傳來:「我已經睡了,你且回去有

什麼事明日在說。」



葉展並沒有走,再次對著屋內說道:「我是真的有事找您相商的。」



屋內又是一片安靜,葉展站在外面安靜的等待著也沒有出聲。



過了有一會兒,屋內終於傳來聲響,接著房門便被打開,一個穿著青色玄衣

的美婦人出現在了葉展的眼前。



葉展馬上抱拳道:「師父!」



柳清妍沒說話,側過身讓葉展走了進去,隨後她便關上了門,明亮的月光馬

上又照在閉合的房門上,卻怎麼也照不透屋內的情景,然而沒有一會兒一片黑雲

飄過,遮住了明亮的月光,客房的門前沒有了月光的照射變黑了不少,不過透過

門紗可以依稀看到屋內的燈光。



而此時的房間內十分淩亂,地上男女衣物被隨意丟棄,身為界主強者的柳清

妍正被自己的徒弟幾乎全身赤裸的壓在牆上,在她身上只穿著一件沒有圍上腰帶

的的青色玄衣,然而由於柳清妍胸前的那對太過巨大,玄衣根本無法合攏被分開

在巨乳的兩側,沿著兩側的衣襟往下到腳裸為止的裙擺玄衣中間都是大大的分開,

裡面的雪白的春色一覽無遺。



乳房高聳而又挺翹,十分的豐滿,深紅的乳頭,小腹略微有些隆起,豐腴修

長的兩腿間一大片烏黑濃密的芳草遮掩著神秘的桃源聖地,與四周雪白的肌膚形

成鮮明的對比,豐乳肥臀,說不出的誘人,渾身上下充滿了婦人特有的韻味!



根本無法想像身為界主強者的柳清妍,會以這樣的姿態面對的自己的徒弟,

而她的這位徒弟此時也是全身赤裸的,大嘴在他師父潔白的玉頸間瘋狂的親吻著,

堅實的胸膛壓在師父的豐滿的巨乳上,壓得扁扁的,一隻手插在中間抓著一顆柔

軟的巨乳用力的揉捏著,而另一隻手伸在下面握著自己粗壯的男根在師父多毛的

陰道口撥弄著,一會又握著男根在師父長滿芳草的柔軟陰阜上用力的磨蹭著。



按理來說只有超凡境的徒弟在界主境的師父面前不過是一招之敵,甚至是根

本用不了一招,只要一個眼神就能灰飛煙滅。



但是此刻柳清妍根本沒有作為師父長者的強者威嚴,成熟性感的玉體在被徒

弟肆意的玩弄著,平時在徒弟面前總是擺著一副長者的高貴玉容已經消失不見,

取而代之的是一副臉色紅潤,嬌豔嫵媚,勾人奪魄的模樣,不過此時的她雖然有

些意亂情迷,但是也可以從她那水潤的春眸間看出掙紮的痕跡。



她死死的咬著自己的紅唇,不讓自己發出聲音,兩隻小手抵在徒弟的肩膀,

似乎是在抵抗,但是卻又那麼的無力,根本不像是一位界主強者該有的模樣。



「嗯哼……你別這樣……」過了一會柳清妍似是受不了徒弟不斷的騷擾開口

小聲的說道。



聽到師父的話葉展的大嘴離開了性感的鎖骨抬起頭來看著眼前的絕色婦人,

只見師父絕美的玉容上一副意亂情迷、欲拒還迎的模樣,他笑了,沒有說話,而

是微微低下身,用力的分開了師父的兩條緊夾在一起的豐腴修長的玉腿,隨後將

自己的雙腿擠了進去。



柳清妍中心不穩,一雙玉臂不由自主的環在徒弟的後頸,感覺自己的私處頂

著一根堅硬的物體,美婦人知道接下來要發生什麼,睜一雙抗拒而又期待的春眸

直勾勾的看著自己徒弟那充滿侵略性的眼神道:「我們不能再怎麼下去了?」



說完話小嘴不停的喘著香氣吹打在徒弟的臉上。



「我不管!」



葉展聞著師父嘴裡吹出的香氣說道,同時握著下麵直挺的男根對準師父多毛

的桃源口慢慢的擠了進去。



「啊哈!!!!!!」



師徒的性器官終於結合在一起,師徒兩人都舒爽的倒吸了一口涼氣,同時發

出滿足的歎息聲。



私處被入侵柳清妍頓時舒爽得渾身無力,只好更加的抱緊徒弟,將自己的下

巴抵在徒弟一側的肩膀上,眯著春眸,不停的喘著香氣。



過了好一會柳清妍才從快感中回過神來,感覺徒弟的男根已經抵在了自己私

處的盡頭,不知為何心裡升起一股無名的怒火,張起紅潤的小嘴對著徒弟厚實的

肩膀就是一口哀歎道:「你叫為師怎麼對得起你師妹啊?」



葉展雙手抱著美豔師父的兩隻柔軟豐臀,不讓師父往下滑,同時也不斷用力

把師父的胯部往自己擠,方便兩人的性器更完美的結合,對於師父在自己的身上

咬了一口他根本不在意,感覺不痛不癢,此刻的他感到無比的滿足,終於又和心

愛仰慕已久的師父再次結合在一起,他感覺自己渾身上下有使不完的勁,笑著回

應道:「師父無需想太對,現在讓徒兒來好好服侍您!」



說著便將師父玉背牢牢的抵在牆上,抱緊師父的肥臀開始抽動性器。



柳清妍閉緊紅唇不讓自己發出羞恥的聲音,玉臂掛在徒弟身上,兩隻雪白豐

腴的長腿夾在徒弟的腰間,小巧的玉足勾在徒弟的屁股上任由徒弟肏弄。



唧唧唧!



師徒的性器不斷的摩擦著,時間久了開始有水從兩人的結合流出,滴落在兩

人結合處正下方的地板上。



也不知過了多久師徒兩人還是保持原來的交合著,突然徒弟停止了動作久久

不動。



正沈迷在徒兒不停肏弄的美婦人師父見徒兒好一會沒動,於是抬起玉首不解

的看向徒弟。



看著師父不解而又迷離的春眸,葉展嘿嘿一道:「師父,徒兒想射了!」



對於徒弟的調侃,這位平時在徒弟面前一副長者、高貴模樣的師父忍不住對

著徒弟嬌聲罵道:「你討厭!」



看著平時高貴、愛慕的美豔師父露出這副可愛模樣,葉展再也忍不住心中那

股衝動,死死的將師父的嬌軀抵在牆上,抱緊了師父開始了最後的抽插。



啪啪啪!



頓時一陣肉聲響徹在客房內。



抽插了幾十下後,葉展一聲低吼,雙腿筆直,將自己的的胯部死死的抵在師

父多毛的私處,在師父體內的男根開始噴射出一股股的陽精。



被愛徒的精液一燙柳清妍雙腿不由自主的加緊,兩隻勾在一起的玉足變得緊

繃,死死的抱著愛徒再也無法忍耐劇烈的快感,開始全身發抖,和徒弟達到了一

次禁忌的高潮。



就這樣美豔的師父被自己的徒弟死死的抱著抵在牆壁上,性器相接享受著高

潮的餘韻,而在兩人的結合處下方的地板上淌滿了愛後的濕痕。



回過神來的葉展將懷裡軟若無骨的嬌軀仰放在床上,接著便把自己壯士的身

軀面對面的壓了上去,又開始了新一輪的抽插。



這一次要比之前持久許多,足足有一個時辰,美婦人被自己的愛徒肏弄的欲

仙欲死,感覺魂飛天外,直到兩人僵住的身體緩解了許多,葉展才從美婦師父的

玉體上翻滾下來,已經縮小的男根從蜜洞中滑出,隨之大量濃稠的陽精從裡面流

出,而柳清妍對此也沒有任何反應,大張兩隻雪白豐腴的長腿,任由白色的陽精

從自己芳草茂盛的洞口流出,呼呼的喘著香氣。



半個時辰後,葉展抱著柳清妍的嬌軀,欲對其嬌豔的紅唇吻去,不過卻被師

父抬起的玉手阻止,葉展不解疑問的望向美豔的師父。



「你和心兒可是有婚約的,我們再這樣下去是不會有好結果的。」



激情退去,被欲望控制的大腦終於恢復了理智,此刻的柳清妍只要一想到自

己的女兒就會無比深重的罪惡感,心中很是自責與無奈。



「可是師父我最愛的人是你,我只想和您在一起,對於心兒我只把她當做自

己的親妹妹對待。」葉展道。



「那你為何還要與心兒結下婚約,你也知道心兒對你的感情,你這不是欺騙

她麼?」柳清妍道。



「您知道嗎?當我從第一眼見到您的時候我就已經愛上您了,但是我知道我

們身份差距註定我們不可能有什麼,可是我不死心,我想和您在一起,我願意和

師妹結下婚約就是為了和您有更多的接觸,想跟您有更多的時間待在一起,只要

能和您在一起我就會很開心,也索性我沒有放棄,最終還是讓我得到了您!」葉

展看著柳清妍的美眸毫不閃躲的解釋道。



「哎——你就不怕我們下地獄麼?」聽了葉展的話柳清妍感到更加的罪惡,

歎息道,說話的同時眼角滑過悲傷、無奈的淚水。



「師父您當初不是說作為修煉者,就是要靠自己的實力逆天改命的麼?我一

直都牢記著您的這句話,這次參加紫薇神庭的考核就是為了讓自己能有更強的實

力,我也相信自己絕對能夠加入紫薇神庭學到更多的本領,等到將來成為了天神

或者更高的神王境界我就可以向天下宣佈您是我葉展的女人,在絕對的實力面前

看他們還敢說什麼。而對於師妹我很抱歉,這次我利用了她以後一定會彌補她的,

她以後也一定會理解我們和支援我們在一起的,實在不行的話,大不了我也將師

妹一起收了。」說完葉展輕輕的吻去了柳清妍眼角的淚水。



得到這樣的答覆柳清妍心裡好受了些,破涕為笑道:「好啊你,你還想把我

和你師妹都收了不成,你們男人就是個花心大蘿蔔。」說著一粉拳砸在徒弟的胸

口。



「這…這不是下下策麼?」見師父終於露出了笑顏葉展那顆懸著的心裡也就

放下了許多。



原來床上的這對赤裸纏綿的男女不僅是師徒關係,更是禁忌的岳母和女婿的

關係,兩人開始發生肉體關係,就是在葉展和柳心結下婚約的那天。



結下婚約當天柳清妍三人擺下了家宴,因為是個難得的日子三人都沒特意的

化解身上的酒勁,喝得很是開心,一場家宴下來喝得都是醉醺醺的,神志也不是

很清晰,本來把已經醉倒的女兒送回房後,準備回自己房間的柳清妍卻誤入了葉

展的房間,這一夜發生的事情可想而知,原本是師徒又在今天確認岳母于女婿關

系的兩人,發生了禁忌的肉體關係。



一大早醒來,葉展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自己暗戀、仰慕已久的美豔師父竟

然正赤裸的睡在自己的身下,同時感覺自己的下身被一個溫暖濕潤的東西包裹很

是舒服,他掐了自己一下發現這並不是夢,而是真實的。



看著平時在自己面前以長者自居的高貴師父,平靜的睡在自己的身下,睡著

的師父也是那麼的美,美得讓人窒息,葉展安耐不住自己的感情,本能開始挺動

自己的身體,隨著身體的動作他發現自己的男根在那個溫潤濕潤的地方摩擦著很

是舒爽,於是低下頭往下看去,發現那個溫暖舒適的地方原來是師父的體內,同

時也發現平時如此高貴的師父的私處有著這麼茂盛的芳草,他不由自主的加快了

速度,想要獲得更多的快感。



然而這越來越快的速度的卻把柳清妍驚醒,她一睜眼就看到自己的徒弟正壓

在自己的身上不停的聳動,而隨著徒弟聳動她發現自己的私處傳來令她愉悅的久

違快感,這股快感差點讓她沈迷,但畢竟是強大的界主境強者,很快她終於意識

到發生在自己身上的可怕事情,迅速做出了反應,一掌將葉展從自己的身上拍了

下去,等葉展回過神從地上爬起來的時候師父已經消失在房間內。



看著空蕩蕩的房間,葉展捂著自己的疼痛胸口,心裡也很不甘心,同時也覺

得這是一個很好的開端,他決定主動出擊,不能讓這麼好的一次契機白白溜走。



一開始柳清妍都在躲著葉展,對於他的求見都是避之不見,就算兩人見面又

是有他人在場,根本不給葉展單獨相處的機會,然而時間一久還是被葉展逮到了

一次機會。



兩人單獨的相處讓她想到了那天發生的事情,這件事情讓覺得有愧欲女兒,

很是害怕於是便亂了分寸,不知如何是好,讓她忘記了自己是一位界主境強者,

於也讓她忘記了超凡境在自己面前根本不值一提,在不知不覺被自己最得意的徒

弟騙上了床,又在一次和自己的徒弟發生了肉體關係。



然而有了第一次,就會有第二次、第三從、第四次,甚至更多,從那次以後

葉展經常背著自己的未婚妻師妹柳心來找自己的師父兼岳母偷歡。



而身為界主強者的柳清妍也不知道為什麼?本應該反抗的她卻被自己的徒弟

一次次的佔有自己玉體,一次次的讓自己徒弟在自己的內體留下愛後的痕跡,每

次激情過後她都會問自己為什麼不抵抗?是因為害怕麼?還是因為藏在她內心深

處已久的那份對於性的躁動,才會讓自己的徒弟一次又一次的得逞?她是這麼問

自己的,然而得到的答案是她自己也不清楚。



就這樣這對師徒的禁忌的肉體關係,一直都在暗地裡保持著,發展到現在所

發生的一幕。



「師父您不必糾結,現在放鬆心神,讓徒兒好好的服侍您。」



葉展說著一個翻身又壓在了柳清妍的玉體上,由於柳清妍從剛才翻身下去到

現在翻身上來,兩隻雪白豐腴的長腿還是大大的分開,兩腿中間毛茸茸的私處白

色的液體還沒有流幹,葉展很容易的就趴在美豔師父的兩腿間,扶著自己的男根

再次進入愛慕師父的玉體內。



「嗯哼!!!!!!」



私處再次被入侵,柳清妍分開的長腿瞬間僵直,小巧的玉足緊緊的彎了起來,

兩隻玉臂緊緊的抱在徒弟的背後,玉臉通紅,美眸迷離露出愉悅的笑容,同時嘴

裡發出發出一聲滿足的悶哼。



葉展除了兩條腿,幾乎身上所有的重量都壓在身下美豔的師父身上,他兩腿

併攏,頂腳尖頂著床單緩慢的挺動著自己的胯部。



雖然葉展挺動的幅度不大很緩慢,但柳清妍還是還是被自己的徒弟肏弄的欲

仙欲死,嘴裡時不時的發出嗯嗯聲,過了一會只聽葉展在自己的玉耳邊邊動邊說

道:「師父,徒兒服侍得您舒服麼?」



柳清妍意亂情迷動情的說道:「啊……徒兒……為…為師好舒服啊……啊頂

……頂到了……徒兒頂那裡……啊就是那裡啊……好舒服啊……」



聽得師父的淫叫,葉展頂著腳尖挺動的更加賣力,動作小但卻有力,一下一

下的,身下的床也跟著兩人晃動發出咯吱、咯吱的聲響。



然而她們不知道的是,此刻她們的緊密結合處,正被白天招呼她們的那個十

三四歲的小夥計看得一清二楚。



就在床尾正對著的那面牆壁上,掛著一面圓形的鏡子,而那個小夥計就是透

過這面鏡子將這對師徒通姦的場面一點不漏的看在眼中。

RSS订阅  -  百度MAP  -  谷歌MAP  -  神马MAP  -  搜狗MAP  -  奇虎MAP  -  必应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