男人不识本站,上遍色站也枉然


点击查看最新福利网站大全

福利网站大全
肉畜女儿给爸爸的生日礼物



本篇最後由 931186802 於 編輯



下午放学回家后,妈妈把我叫到她的卧室,说有重要的事对我说



进入卧室后,妈妈示意我坐到她身边,我刚刚坐下妈妈就把我一把搂进怀里,一边抚摸着我的长发一边温柔地说:“云儿,今天是你爸爸的37岁生日,你今年12岁了,是可以宰杀食用的年龄,正好你爸爸最近想吃幼女,妈妈和姐姐决定今天的主菜就是云儿你了,去姐姐那儿准备准备,晚上我们吃掉你。”



“哎?”我一时没反应过来,呆呆地看着一脸温柔的妈妈,“主……主菜???”



“嗯,学校那边我已经给你处理过了,宰杀许可证已经得到了,看看吧,云儿已经是只可爱的待宰幼畜了哦。”妈妈拿出一个小红本,上面写着几个烫金字,“国家女性自愿宰杀食用证明”,我翻开来看了看,的确是我的宰杀证明,这个证明一般办下来要三天时间,看来妈妈早就打算宰杀我了,我是该哭还是该笑?呜呜呜…………



“真的……要吃了我吗?妈妈?开……开玩笑的吧?哈……哈哈……”我埋在妈妈温暖的怀中,颤抖着问,毕竟不管平时学校怎么说女孩子就应该将自己的全部奉献,但还是害怕啊…………



“乖乖,不怕不怕,云儿,你还记得你10岁生日那天许的愿望吗?说出的话可不能收回去哦。”妈妈一边安抚着颤抖的我,一边对我说。



“额…………‘我想在12岁的时候就给妈妈吃’…………”我有点欲哭无泪了,当时为什么要许这样的愿望,而且还大声说了出来,“…………嗯…………嗯,我知道了,妈妈,我一定会乖乖接受屠……屠宰的……”说出最后三个字的时候我感觉浑身发热,小妹妹好像湿了,显然,妈妈也发觉了,她微笑着捧着我的脸蛋,看着我眼带泪光的样子,照着我的嘴吻了上来……呜…………妈妈的唇…………好温暖。



不知过了多久,也许几秒,也许几分钟,反正我感觉快窒息的时候,妈妈离开了我的嘴唇,两嘴之间拉出一条淫靡的银色丝线:“乖云儿,妈妈给你脱衣服吧,呵呵。”



我红着脸,点了点头,任妈妈把我的衣服一件件脱掉,先是粉色外套,然后是吊带短裙,草莓衬衣,白色小背心,白色丝袜,小熊胖次,没过多久,我全身都一丝不挂了,妈妈望着我白白的身体,笑着说:“不愧是我的女儿,好漂亮好可爱!你一定会很美味的!好了,姐姐已经等了你很久了,我们走吧,让你姐姐好好疼爱疼爱你。”



————————————————————————————————————————



厨房里,穿着厨师服的姐姐正在给一口大锅倒油,那锅真的好大哦,足够让我在里面洗澡了,锅的旁边有一个和我差不多大小的橡胶假人,只不过还只是模子……话说我有一种不祥的预感。



“小雪,我把云儿带过来了,开始做准备工作吧,你爸爸快回来了。”



姐姐名叫李忆雪,17岁,年纪轻轻的她早就是第三肉畜厨师学院的高才毕业生,她的手艺虽说比不上五星酒店的大厨,但在我们这一片小区却是最好的,我想,姐姐一定会把我做的好好吃好好吃吧?



“嗯,知道了,小云,过来趴着,姐姐要先给你灌肠。”



“嗯……”我走到姐姐旁边趴下,乖巧地翘着小屁股,等待姐姐给我清理身体里面。



“真乖,接下来会有点难受,忍着点哦,做一个合格的小肉畜,明白吗?”



姐姐不等我回答,便把着灌肠液挤进我的小菊花,在把水管也插进去,微微打开了水龙头。



“呜呜…………姐姐……妈妈……小云有点难受…………”随着时间的推移,我感觉肚子越来越涨,越来越难受,额头开始出汗了。



“小云乖,忍着点哦,这还只是个开始,别怕,妈妈在你身边。”妈妈一边帮我擦着汗,一边温柔地安慰我。



“嗯……嗯……小云一定乖乖的……呜…………”



姐姐给我灌了五次肠,待我的屁股喷出来的是清水时结束了灌肠,然后将差不多脱力的我一把抱起,走进了浴室,洗完里面后就是洗外面了。姐姐将我轻轻地放入澡盆,温热的水抚摸着我的全身,我不禁全身放松地叹了口气,“嗯嗯嗯,就是这样,小云,放松全身,姐姐给你好好按摩按摩,好促进你体内的血液循环,这样你的肉会更嫩。”姐姐擦洗着我洁白的身体,我乖巧地按照姐姐说的放松,我可是个乖孩子,嗯嗯嗯。



“张开腿,该给你按摩小妹妹了哦。”



“嗯……好的,姐姐。”我缓缓张开(没办法,现在浑身没力气,快不了)我的双腿,将洁白无毛的腿间完全暴露在姐姐眼下,因为害羞,下面还一抽一抽的。



“好羡慕你哦,小云,下面真漂……不对,是可爱,看起来你没怎么自慰嘛,大阴唇还包着小穴呢,不过也很可怜,你还是处女吧?可惜没机会感受感受男人的肉棒的滋味了。”姐姐,你在幸灾乐祸吧?!绝对的吧?!不过真的……男人的肉棒啊…………会是什么滋味呢…………嗯……嗯……哈啊……姐姐……那里不行!……小豆豆……很敏感的!!!

————————————————————————————————————————



“小兰!给小云洗好了没?油已经快热了!在耽搁下一步就来不及了哦!”妈妈在厨房里已经在催我们了,看来……高潮部分就要开始了呢……身体又开始抖了,姐姐帮我擦干身体后又一把抱起我,也许是感受到我的颤抖吧,她温柔地朝我笑笑,轻轻摸了摸我馒头一般大小的胸部,向厨房走去,我承认我被安慰到了,颤抖的身体渐渐安分下来。



来到厨房,妈妈已经将宰杀工具准备好了,除了几把刀之外,最显眼的还有一个粉色小型门字框,上面还画有我最喜欢的小兔子。看到这个门字框还有工作台上的几把奇形怪状的刀我就知道,我的预感成真了。



“呜呜……妈妈……姐姐……我怕…………”姐姐刚刚把我放下来,我就一把扑进妈妈怀里颤抖着说,声音已经带了点哭腔。



“不怕哦,云儿你应该知道我们很爱你,只留头的话实在不够,就准备弄个等身娃娃了,更何况,你痛苦越大,就越美味,作为肉畜,你一定希望自己的味道好吧?”妈妈抚摸着我的背,轻轻对我说,“来吧,做一只合格的肉畜。”



“嗯……嗯!”我离开妈妈的怀抱,最后吻了一下妈妈和姐姐,自觉地走到门字框中间站好,姐姐拿出早已准备好的童军绳,将我的两只手吊起绑在两个拐角处。



“小云,把腿张开,让自己呈‘火’字形。”我照着姐姐说的把腿分开,刚好让小穴暴露出来,现在下面已经湿得很彻底了。



妈妈拿了块裹成柱体的湿毛巾塞进我的嘴里,接着坐在我面前握住我的腰,对旁边的姐姐点了点头,示意可以开始了。



姐姐先拿了一把水果刀,走到了我的身后,我感到姐姐开始在我后颈处开始下刀,沿着脊柱一直拉到尾椎,一开始我只感到一阵凉意,接着是一阵突然的痛,我下意识地咬了咬口中的毛巾,额头开始渗出细汗,不过现在的痛倒是还能忍受。



姐姐没有停下,而是转移阵地,接着我后颈的开口一直割,分别绕过肩膀一直割到两只手的手腕,伤口刚好深到皮肉连接处。



“妈妈,请你刺激刺激小云,分散一下她的注意力,不然接下来小云怕是受不了。”



“嗯,没问题。云儿,至今为止你做的都很好,接下来要挺住哦。”妈妈一边说着一边用手指开始抚摸我的小妹妹,熟练的技术让我暂时忘记背后火辣辣的痛开始呻吟起来,下面的水也更多了。



姐姐见我的注意力被分散,换了一把很薄的小刀,挑开我背后伤口的连接处,开始缓缓地给我剥皮。



“呜!!!!!!!呜!!!!!!”感受到背后突然传来的撕裂之痛,我不禁张大了眼睛并咬紧口中的毛巾,眼泪不自觉地流了下来,妈妈见状加大了手上的力道,将我的挣扎幅度减到最小,以免姐姐操作失误,因为两只手都握着我的腰肢,她只好低下头用舌头舔舐我的小妹妹,这样也可以防止我将两腿并拢。



姐姐慢慢地用小刀分离着我的皮肤,随着分离面积越来越大,我的痛苦也越来越大,如果没有妈妈舌头对我的爱抚,我恐怕早就昏死过去了。



“呵呵,小云你的皮肤好嫩好滑,如果卖给皮革厂的话少说也能卖500块。”姐姐一边剥着我小屁股上的皮一边赞叹到,我知道她是在分散我的注意力



好像过了一个世纪那么长,姐姐成功将我背后的皮肤完美地分离,她将我的皮向两边张开,从正面看我就像一只展翅的蝴蝶一样。“呼~~好了,休息一下吧,小云,你做的很好哦,趁现在好好调整调整,一会儿剥前面的时候会更痛苦哦,而且没有妈妈帮你分散注意力了。”姐姐擦了擦头上的汗,拿掉我口中的毛巾,笑着对我说。



“呜………………呜呜呜…………呜……好痛…………好痛………………不过……不过……我…………是一只……肉畜……一只……优秀的……肉……肉畜……放……心…………吧,姐……姐姐,我……我会……会……加油……油的……”



“嗯嗯!这才是我的好女儿妹妹!”妈妈和姐姐欣慰地笑了,姐姐重新拿了一条毛巾,照样将其裹成柱状,再次塞进我嘴里,我又只能“呜呜呜”叫唤了。



“妈妈,请你去准备准备调料,放心,刚刚看来,就算妹妹挣扎得再厉害我也没问题,实习的时候我剥过挣扎得比妹妹还厉害的女孩,那可没有什么人协助哦。”



“嗯…………好吧,那云儿,妈妈先去准备其它工作喽。”



妈妈出去后,姐姐再次拿起小刀,走到我面前,准备开始剥前面了。



“很痛吧?在坚持一下,你可以的,小云。”



剥皮再次开始,姐姐将左侧的皮翻到前面,露出皮肉链接部分,开始用小刀分离肉与皮肤,没有了妈妈的爱抚,痛苦骤然加大。“呜!!!!!!!!!呜!!!!!!!!呜!!!!!!!”刚刚全力挣扎了一下,突然想到姐姐的不容易,以及我立志做一只优秀的肉畜,我硬生生忍住本能的挣扎,不过还是浑身颤抖。



“嗯?好孩子,你是最棒的肉畜,加油哦,呵呵。”姐姐察觉到我的努力,抬头对我笑了笑,抬起血淋淋的左手,用袖子帮我擦了擦汗,又继续低下头一丝不苟地剥皮。



姐姐将皮剥到乳房时,换了一把细细的刀,比刚刚更加细心地剥起来,毕竟乳房非常娇嫩,不注意就会毁了。姐姐缓缓将刀插进我的小乳房,左手在乳房外面探寻着刀的路线,以防不小心插进乳肉里或者将乳皮刺破,姐姐先在我的右乳(我的右边就是姐姐的左边)沿着粉色的乳头剥了个半圆,接着将刀拔出来割下乳头,又继续伸进去剥剩下的,割乳头的时候我不禁全身痉挛了一下,毕竟那里也是个敏感点。剥完右乳后姐姐继续剥我的右腿,剥右腿就容易得多了,姐姐是连割带撕的,痛得我再一次惨哼。左边就不细说了,大致上和右边是一样的。



待姐姐将我脖子间的皮割断后,我的皮只连在双腿之间了,这时候我已全身脱力,有一下没一下地哼着,身体也在一下一下地抽搐。“呼……就快完了,你真棒,小云,你是我剥过的女孩里最乖的,接下来只要挖掉你的小穴就行了。”姐姐一边说着一边换了一把带锯齿的挖阴刀,然后用左手的中指和无名指插进我的小穴并稍稍往上提了提,接着用挖阴刀插进腹股沟,带着锯齿的挖阴刀在我的胯间沿着小穴割了个倒三角形,姐姐握着小穴轻轻一扯,小穴就带着湿漉漉的女孩皮离开了我的身体,这时候,锅里的油彻底沸腾了。



不知道什么时候进来的妈妈将绑着我的童军绳解开并拿走我嘴里的毛巾,抱起已经浑身鲜红的我走到油锅前:“你看起来很美味哦,我相信云儿的肉吃起来也很美味,你爸爸会很高兴的。云儿,妈妈能有你这么乖巧地肉畜而自豪。再见了。”说完妈妈便将我放进早已放好调料的油锅,只留头卡在油锅锅盖外。



“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这是我最后的惨叫,弥留之际我看到姐姐正在将我的皮套在假人上,一边套一边赞叹,虽然已经听不清她在说什么,不过大概也就是说我的皮如何如何好吧,呵呵,有点小自豪呢,希望爸爸能满意这份生日礼物……眼前越来越黑了……如果有下辈子,我还要做女孩……



————————————————第三人称视角分割线———————————————



“生日快乐!!!亲爱的!”



“生日快乐!!!爸爸!”



“呵呵呵,好好好,快乐快乐!哎呀,你们给我准备的生日礼物我很满意,只是可惜了云儿啊。”一个帅气的中年男子一边割下面前油炸女孩的小乳房一边赞叹,“嗯……嗯!好吃!肉真嫩!雪儿手艺又进步了啊,呵呵。”



“谢谢爸爸!”李忆雪听到男子的赞赏开心地眯起了眼,随即跪倒桌下男子的胯间,将巨大的肉棒含在嘴里上下套弄起来。



“便宜你了,云儿的皮做的娃娃质量少说也有A+,阴部还是本人的,还没破身呢。说起来工作怎么样?”



“哎,还不是那样…………”



在这温馨的一家人旁边,摆放着一个姿势性感又可爱的小女孩型娃娃,她的脸上带着一丝满足的微笑,默默地看着这一家三人。



RSS订阅  -  百度MAP  -  谷歌MAP  -  神马MAP  -  搜狗MAP  -  奇虎MAP  -  必应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