男人不识本站,上遍色站也枉然


点击查看最新福利网站大全

福利网站大全
罪惡之手玩弄女警





李清,今年25歲,98年考取公安大學後父母先後雙雙去世,在學校的幫助下完成四年學業,02年分配到H市公安局,因為沒有家庭負擔,加之本身能力出色且嫉惡如仇,調到重案科,經過三年第一線的對敵鬥爭鍛練,屢立奇功,現在已是能單獨辦案的重案二組組長了



李清長的相當漂亮,身材一級棒。一米七四的個,四肢修長,並沒有因為練功而長出肌肉塊,三圍比例也很標準。李清一張瓜子臉,五官清秀,皮膚白淨光滑,穿上警服真是說不出的清純勁,是警界很出名的明星警花。



從上大學起李清就不乏追求者,到了公安局更是如此,局裡的小夥子們沒追過李清的還真不好找,但李清條件太過出色,對追求者們從來也不鬆口,慢慢地追求她的小夥子們也就都知難而退了。



其實大家都知道李清之所以不找男朋友,是因為她發誓:不給父母報仇,決不考慮終身大事。



李清的父母原也都是公安局重案科的幹警,在98年的一次抓捕行動中中了罪犯的埋伏,被折磨致死,和他們一起殉職的還有七位警察。當時如此重大的傷亡震動了公安部,部長親自下令一定要迅速破案,惡懲兇手,但這個犯罪團夥組織嚴密,手段凶殘,案子一直也沒有破,李清的殺父殺母之仇一直也就沒報。



李清的重案二組共十二人,除了快退休的李叔在局裡坐鎮,負責聯絡、後勤等工作,衝殺在第一線的幹警清一色的年輕人,七男四女,最大的大劉今年也不過二十七歲,而最小的小宋是去年才從警校畢業的,現在還在見習期呢。



局裡之所以這樣安排,一是考慮到李清太年輕,給她些老兵不好管理,再就是這些年輕人都沒有什麼背景,又都在全心全意幹事業的時期,真有什麼不好辦的案子就讓這些年輕人上去沖一衝,免得因各種關係縛手縛腳。



李清沒有男朋友,也沒有家人,寂寞了就到酒吧坐坐,這是多年的習慣了。李清來這從來都是便服,也不多說話,所以沒人知道她是警察。酒吧這種地方什麼人都有,有些道上混的人也來。有時喝大了就什麼都說,這也是李清來酒吧的第二個目的:打探情報。



這天李清像往常一樣,換上便服,來到紅楓葉酒吧,要了杯啤酒找了個角落靜靜地坐著。看著喧鬧的人群,李清斜靠在椅子上休息。突然,兩個酒鬼的話引起了李清的注意。



「哥們,乘早洗手別幹了,李權又回來了,他回來了,還有我們的飯嗎?」



李權!!!



李清一振,七年了,李清一直在查李權,這個殺死李清父母的兇手。七年前因他的犯罪團夥殺死了九名警察而名聲大振,也因為公安機關的全力打擊而在H市發展不下去,而去了南方。今天終於又有他的消息了,李清很興奮,馬上叫來手下兩名隊員,兩個酒鬼一出酒吧就被帶回局裡審問了。



問了一夜,總算有些線索:李權七月二十日在郊區的一個廢工廠組織召開了一個會議,把道上的朋友都找來,想重分H城的地盤,說白了就是想重做H市黑道的老大。



「這樣重大的案子應該交到局裡,我們不能自作主張。」大劉說,



「我看先不忙,咱們先端了李權的窩,直接把李權帶到局長辦公室,該有多過癮,讓那些說我們是娃娃兵的一組看看我們也能辦大案子。」剛上班一年的小趙說。



其實李清有自已的打算,當年殺死九名警察都不是李權親自下的手,自有他手下的嘍囉頂罪,就算抓了李權也不能重判,那自已的仇就不知什麼時候才能報了。李清想在抓捕行動中,以李權襲警為名親手殺了李權,就算事後被查出來也認了,只要能報仇。



「李權他們就在今晚開會,報局裡說不定就耽誤了,我看咱們先下網吧!」李清說。



組長說話了,大家也都心知肚明李清的意思,所以也沒人反對。



當晚,李清帶領她的隊員們吹攪死釗??岬姆瞎???饈且患夷靜某???廠主犯案,三年前關門了,荒荒涼涼,一百多米的院裡長滿了雜草,院中間的廠房裡隱隱看到有燈光,顯然李權等正在裡面開會。



「衝進去!」李清一馬當先,一腳踹開房門,立刻吃了一驚,只看屋裡空空蕩蕩的,一個人也沒有。



「上當了!」李清猛然醒悟,馬上向回撤。已經晚了,十幾支AK47烏黑的槍筒對著他們……



李清和她的隊員先被繳了槍,然後被五花大綁,黑布蒙眼。幾個大漢推搡著把他們都押上了一輛貨車。貨車開動了,李清躺在地上,後悔莫及:自己急於報仇,也過份輕敵,弄成現在這種地步,不單自己遭擒,連自己的十名隊員也都搭上了,他們是為了自己才被擒的,怎麼對的起他們?無論如何一定要把他們救出去!



大概兩個多小時,車停了,聽聲音好像是在郊區城鄉結合部。李清他們被帶進一座小樓,被關在一個地下室裡。歹陟們雖然動作粗魯,但並沒有毆打他們,也沒有對女隊員們動手動腳,這讓李清心裡有了一點信心,大概他們只是為了要錢,不敢真的對警察怎麼樣,這樣的話逃脫的機會會比較多吧。



「大家不要急,我們一定會有機會的!」李清安慰她的手下。



過了一會,有人進來。「哪個是你們的頭,出來。」



李清被帶出了牢房,來到一下寬敞的屋子。



「給她拿掉眼罩。」李權,李清一眼就認出了殺父仇人,真想衝上去和他拼了,但她還是忍住了,裝作並不認識李權的樣子。



「你是誰,想幹什麼,知不知道襲警是重罪,馬上放了我們。」李清說。



李權看了李清一眼,鼓掌說道:「李小姐的演技不錯啊,你的殺父仇人你會不記得嗎?我的照片在你的辦公桌上放了四年了吧?我費這麼大功夫把李小姐請來,還裝不認識?」



李權認出了自己的身份,李清再也忍不住,沖李權喊道:「我要殺了你!」



「當年我殺你父母,本想斬草除根,連你一起殺了的,知道為什麼我沒那麼做嗎?因為你母親求我,她說只要我不去殺你,她什麼都肯做,甚至和我做愛,我就在你父親面前幹了她七次,才殺死她,因為我幹了她七次,所以我饒了你七年,你要好好謝謝你爸爸啊,他給你找了個好媽,讓你多活了七年。現在你自身都難保了,還想殺我?」



李清當時感覺腦袋裡一片空白,天暈地轉,當時昏了過去。



李權叫人用涼水潑醒李清,李清睜開眼睛,說:「你殺了我吧。我不會屈服的。」



「殺了你好辦,可你那些隊員哪,你就那麼讓他們死,我的手段,你是知道的,男的我要慢慢地折磨,讓他們受半年的苦也死不掉,至於女的……」



「不要說了,你要我怎麼做。」李清打斷他,李清知道,這次行動失敗全是因為自己的原因,說什麼也要為他們做點什麼,還有就是這些隊員裡有四個是女的,她們都是剛參加工作不久,還都沒結婚,要是李權真要下手的話,後果不堪設想。



李權慢慢地說:「也沒什麼,我等了你七年,只是想和你玩個遊戲,我知道你檯球打的不錯,你們公安局裡,沒人是你的對手,我也不欺負你,咱們就打檯球。」



檯球?李清不禁有點吃驚,這麼簡單?要知道李清打檯球真是有天賦,她上大學是就是校檯球隊的主力,打遍全校無敵手。參加工作後,打球的機會少了,可還是代表市隊在全國比賽中拿過名次,據專業人事說,李清要是專心練球,不出半年就能在國際比賽中有所建樹。



「怎麼比?」李清心裡有了底,但她也知道李權不會這麼簡單就放過自己。



果然,李權又提出了條件:「每天一局,在打之前你先抽籤,你按我提出的條件準備,如果你贏了我,我就放你一個人,你要是輸了,還要抽籤,按抽到的事情做,你要是能做到又不做的話,也可以,我就殺你一個人!」



「好吧,一言為定,現在就開吧。」李清別無選擇。



李清被帶到早準備好的屋子裡,中間放了一張檯球桌,旁邊一張椅子,綁著大劉,四周圍了幾十個人,李清一看,大部份都是被通緝的要犯,沒想到沒抓到他們,自已反被抓了,李清感到很羞恥。



「不要耍花招,十幾支槍對著你哪。」李權一邊給李清鬆綁一邊警告。「先抽籤吧!」



李權拿了一個盒子在李清的面前,李清咬咬牙,把手伸進盒子,拿了一個球出來,球上只有四個字,一看,不禁目瞪口呆,她知道李權會難為自己,但沒想到會是這樣。



「李小姐,請念出來吧!」李權說。李清沒有反應。「那好吧,我知道李小姐的意思了。」李權使了個眼色,上前一個疤面人拿出槍,對準大劉的頭就要開槍。



「等一等,我念!」李清看了大劉一眼,他不能讓他的同事死在他的面前,事到如此什麼也顧不得了。「祼露上身。」李清小小的聲音說道。



四周的人開始起哄了,「李哥,真有你的!」「快脫,讓我們看看警察的奶子……」



「你知道該怎麼做了吧?」李權說道。那邊大劉嗚嗚地睜紮著,顯然要阻止李清。



李清二十五歲了,還沒交過男朋友,平時穿衣服也很保守,露肩的露背的露臍的她從來都不考慮的,今天讓他在幾十個大男人面前祼露上半身,的確很難為她,尤其是還有她的一個男性部下也在場。李清猶豫了一下,反正已經落入敵人的手裡的,還不如賭一把,要是真能救大劉出去也是值得的,「好吧,我照做,我去裡邊。」



「不,就在這裡,我的兄弟們都要看警察脫衣服哪。這麼香艷的場面我也不想錯過。」李權一臉壞笑地說。



李清歎了一口氣,想背對著男人們脫衣服,可四周都是人,無論那個方向,都有人看著她,李清只好背對著李權和大劉,這是她最不想被看到身子的兩個男人,至於其他面對著的男人,李清已經顧不了那麼多了。



李清閉上眼睛,鼓足勇氣開始解警服的扣子。看女警察當面脫衣服,無疑對這些犯罪份子是極大的刺激,開始有人不住地起哄,吹口哨。李清脫掉警服和裡面的襯衣,白的刺眼的上半身只有一件胸罩了,胸罩是白色的很緊身的那種,可是比李清的膚色還是暗一些。



李清雙手抱胸,回過來看李權一眼,李權沒有讓她停下來的意思,只是色瞇瞇地瞄著李清的胸口。李清又看了大劉一眼,只見大劉頭扭向一邊緊閉著雙眼,牙咬得咯咯響,這讓她很欣慰。其實大劉也曾追求過李清,但他不想在這種情況下看李清的身子。



李清又轉過身子,雙手背過去,慢慢地解開了胸罩的扣子,一狠心,迅速地摘下胸罩,然後雙手緊緊地摀住雙乳。李清的速度很快,以至於正對著她看的歹徒也沒看清她的乳房,以至屋裡一片的歎氣聲,即使這樣,李清的美體也讓很多人喘不過氣來。



李清轉過身,看著李權說:「我們開始吧。」



李權並不急,他知道,打檯球是要用兩隻手的,一會兒不怕看不清李清的身子。「女士優先,請李小姐先開球吧。」李權很有風度地說,其實他是想快點看到李清的乳房。其實現在這種情況,李權強姦了李清也是易如反掌,不過他就是想慢慢地羞辱李清,這樣才更有意思。



李清暗喜,由她開球的話,八個球一桿全收的把握是百分之九十以上,李權就一點機會也沒有了。李清一隻手拿了桿,走到球案前準備開球,看來只能讓男人們看個夠了,一隻手是不可能打檯球的。李清的手離開胸前,一雙乳房終於暴露在男人們的眼前。



李清的乳房不是那種巨乳型的,不過至少也有32C,關鍵是李清的乳房很挺拔,一點也沒有下垂的感覺,因為皮膚太白了,以至於隱隱看到乳房上的烏青血管,李清的乳頭不太,乳暈的顏色也很淺,典型的處女乳房。



屋裡一片寂靜,都在盯著李清的美乳看,連一生禦女無數的李權也沒看到過這麼完美的乳房。由於打檯球的姿勢,是雙腿伸直雙腳叉開,上身前傾與地面水平,這樣李清的乳房就完全在空中搖晃,一用力打球更是乳波蕩漾,春光無限,看的眾人目瞪口呆。



當眾人回過神來的時候,李清已經一桿將八個球全部落袋,大家光看她的身子了,都沒看清李清是如何打球的。



李清打完球,抱著胸看著李權,不知他說話是否算數。



「精彩,太精彩了!」李權鼓掌說道,也不知他是說李清的球技精彩,還是身材精彩,「好,我說話算話,不過,不知道明天李小姐是不是還是發揮得那麼好。」李權又對一嘍囉說:「放了他,小心點,別讓他找回來。」



「您放心吧,我給他打一針不就得了。」小嘍囉應道。



李權又說:「請李小姐穿好衣服回房休息吧,明天咱們再比試比試。」



李清迅速穿好衣服,被帶回地下室關押。



李清安慰了他的隊員們,說大劉已經被放了,讓大家不要急。又想:雖然被擒,但李權並沒有為難自己,吃的喝的都有供應,關鍵是沒有騷擾她的女隊員,這是讓李清最擔心的事。今天雖然犧牲了些色相,但大劉被放了出去,說不定他會帶人來救我們。只要自己不放棄,就一定會有機會的。想到這李清昏昏沈沈地睡著了。



第二天早上李清醒來,發現大家都已經起來了,只是都沒有說話,尤其是三名女隊員,臉色通紅,很難受的樣子。李清一想,明白了原因。



原來李權雖然沒有難為他們,給吃給喝,但他們七男四女關在一個屋子裡,屋子又沒有衛生間,只給了一個小桶讓他們方便,雖然大家都是一起出生入死的好戰友,但終究男女有別,一天一夜了,大家誰都沒好意思用。這也是李權故意讓這些警察難堪。



想到這,李清對大家說:「同誌們,咱們現在被困在這裡,大家不要失去信心,一定要團結,李權難為咱們,這點困難咱們都克服不了嗎?非常時期,大家不要不好意思,把臉背過去不就行了。」見大家還是沒有動靜,只是互相看。李清說:「那好吧,我先帶個頭。」



見大家都把頭背過去了,李清走到小桶前,還好她的雙手是被靠在前面的,李清費力地解開褲子,對準小桶尿了出來。屋裡一片寂靜,只有李清排尿的嘩嘩聲。李清和隊員們都十分難過,沒想到當警察也有這麼難過的時候。接著,大家都跟著方便。



當最後一個小宋方便的時間,門突然開了,走進一個打手送吃的。看屋裡正有一個美女警察光著屁股方便哪,立刻站在那看的目瞪口呆。小宋也被嚇著了,尿也停不住,腿一軟倒在了地上,白白的屁股正對著男人。打手立刻衝上來就要抓小宋的屁股,李清和幾個男隊員馬上站起來想要擋住他,但都被打手打倒了。



正在危機的時候,外面有人說:「剛子,忘了李哥的話了?不想活了嗎?」



打手停住,在小宋的屁股上摸了一把,拎起小桶說:「媽的,警察尿也這麼臊,還得老子給你們倒,早晚收拾你們。」說完出去了。看來李權的手段連他的手下人也是懼怕三分。大家鬆了一口氣,一看小宋還光著下身躺在地上哭哪,男隊員們馬上轉過身去。李清上前幫小宋穿好褲子,抱著她安慰幾句。



吃過早飯,李清又被帶去打球。



李權說:「李小姐,昨天睡的還好嗎?我招待的還不錯吧?今天咱們賭的可是一個女警察,李小姐小心了。」



李清一看帶出來的正是小宋,不想和李權囉嗦,說道:「我們開始吧。還要抽籤吧?」說完自已走到盒子前,伸手拿出一個小球,一看不禁鬆了一口氣,只見上面寫著:每剩一個球就用乳頭粘糖餵我吃一次。也就是說,只要李清贏了就不會有什麼損失。



李清把球交給李權,李權看了一眼,說:「李小姐小心了,這次還讓你先開球,看你是不是還那麼好運氣。李清也不客氣,拿起球桿就打,很順利地收掉五個球,李清以為還會像昨天一樣全收的候,突然發現,屋子一角有攝像機對著自己,那昨天自已光著上身的樣子不都錄下來了?李清心裡七上八下,終於一桿失誤,第六個球沒打進,李清心裡暗叫可惜。」李小姐,我不客氣了。「



李權開始打球,沒想到李權打的也相當好,八個球也是一桿收。



李清心裡一片灰暗。知道沒有退路,歎了一口氣說:「你要我怎麼辦?」



「請李小姐把奶子粘點糖,讓我吃兩口不就行了?你放心,我的手不會碰你的。」李權指著桌上放的一盤糖說。



李清沒有辦法,解開上衣和襯衣的扣子,又把左邊的乳罩推了上去,露出左乳,彎下身子讓乳頭在盤子裡粘了一下。



「不夠。」李權說,李清又把整個乳暈都粘上糖。



「還不夠!」



李清知道李權不會放去自己,一狠心,把整個左乳都放在了盤子裡,讓整個乳房都粘滿了糖。



李清走到李權面前,讓左乳對著他,說:「你來吧。」



李權哈哈大笑說:「李小姐這麼沒有禮貌,不會說個請字嗎?」



李清雙眼冒火,恨不得吞了李權,可又不得不忍,只得輕輕地說:「請你吃糖。」



「那我可不客氣了,你躺在球桌上吧。」李清照李權說的半躺在球桌上,李權低下頭盯著李清的乳房看了一會,慢慢地在她的左乳上舔了起來,李權的舌頭很熱,舔遍了李清的整個乳房,突然李清輕叫一聲,原來李權一口含住了她的乳峰,並用舌頭來回撥弄乳頭。



李清心裡非常難過,沒想到,自己從沒讓人見過的乳頭被自己的殺父仇人含在嘴裡,而自己又一點辦法也沒有。



慢慢地,李清的乳頭一點點硬了起來,李清自己感覺到了,她也知道李權一定也感覺到了,這讓她很不好意思。她對李權說:「夠了吧?」



李權看著李清硬起來的小乳頭,哈哈大笑,說:「這就不行了?李小姐很敏感啊!好,你剩了兩個球,我們再來一次,這回我吃要右邊的。」



李清只好把自己的右乳也露出來,粘好糖,讓李權來吃。沒想到這回李權找了把椅子,坐在上邊說:「我累了,這回我要你自己把奶子放到我嘴裡。」



李清氣極,知道不照做李權會殺死小宋,只好用雙手扶著椅子,不斷地調整身體,用自己的乳房在李權的嘴上蹭。這真是一種刺激的場面,一個美女警察穿著警服,露著雙乳,主動地把自己的乳頭往男人嘴裡塞,李清一想到這樣的場面都被錄下來了,真不知道自己以後如何做人。足足五分鐘,李權吃夠了李清的乳房,而李清的兩個小乳頭都已經難堪地挺了起來。



李清以為已經結束了,沒想到李權又說:「李小姐輸了球,就請再抽一次簽吧。」



李清這才想起來還有一關沒過哪,輸球了還要受罰的。李清在盒子裡又拿了一個球,上面寫著:露出乳房跳繩五分鐘。



李清沒有多說,當著一屋子男人的面,脫光了上半身的衣服,袒露著雙乳,在屋子中間跳起繩。李清的乳房本來就不小,這一劇烈運動更是上下搖動,看的一屋子人鼻血直流。李清也知道自己的樣子十分色情,但為了救戰友,她也顧不得那麼多了。跳五分鐘繩對李清來說不是問題,可今天跳完她以是面紅耳赤,乳房因為上下搖動也有點疼。



李權說:「好了,今天就到這吧,把她倆帶回去吧。」



李清看了一眼小宋,看這孩子今天早上到現在上一直在哭,一個女孩子在這種地方太危險了。



她輕聲對李權說:「放了這孩子吧。她病了。」



「那好吧,既然李小姐說了,我就破個例!擠滿一杯奶給我喝了,我就放了她。」



李清紅著臉說:「我沒有奶水啊。」李清還是處女,怎麼會有奶水哪?



「沒關係,我自有辦法,給你打一針催奶激素,你再揉你的奶子一會就能擠出來了。」

李權說完,拿出針管在她白藕一樣的胳膊上打了一針。李清知道反抗無用,也沒作無用的抵抗。



「是你自己揉啊,還是要我幫忙?」李權說。



「不用了,我自己來。」李清忙說,她才不想別人碰自己的身子。李清運了一口氣,閉起眼睛,輕輕地按自己的乳房。當著十幾個陌生男人揉自己的乳房,還要忍受他們的汙言穢語,這是讓還是處女的李清很難接受的事。



她揉了一會,乳房有些發漲的,覺得差不多了,接過李權遞過來的杯放在球桌上,當然李權的面,左手托住左乳的根部,右手捏自己有些硬起來的乳頭,捏了幾下,還真擠出來幾滴,這可是李清的處女奶啊。



李清知道還不夠,更用力的揉自己的乳房,直把雪白的乳房揉成粉紅色,可兩隻乳房還是一共只擠出半杯奶。



一直在邊上看的李權忍不住了,對李清說道:「看來李小姐自己是不行了,還是我來幫忙吧。」



「不用,我自己行,你別碰我。」李清反對說。



「你不讓我碰,我只好再把宋警官關起來了。」李權在威脅李清。見李清沒有回聲,伸手抓住了李清的右乳房揉了起來,李清只好忍受了。



這是李權第一次摸李清的身子。李權象揉面一樣玩弄著李清的乳房,無恥地抓住兩隻乳房把玩,一會使勁向中間擠,擠出一道深深的乳溝,一會又用力捏,把李清的乳房捏得變了型,而李清的乳房又那麼挺拔,不管弄成什麼形狀,一鬆手,立即彈回原狀。



「李大美人的乳房摸起來真舒服啊,不讓男人摸真是白瞎了。」李權一邊摸還一邊調笑李清。李權又用手指捏著她的兩隻乳頭搓弄,不一會,李清的兩個乳頭都挺了起來,像奶油蛋糕上放的兩個櫻桃,十分可愛。



李權用手捏住李清的乳頭用力向外拉,把乳頭拉的足有三厘米長,李清疼得好像乳頭要掉了一樣,但她還是忍住了,沒向李權求饒。李權看差不多少了,拉著李清的乳頭走到桌前,讓她彎下腰,乳頭對準杯口,用力捏李清發硬的乳頭,只見李清的乳頭射出一道白色奶流,打在杯子上啪啪作響,不一會就裝滿了兩個杯子。



李權拉起羞愧得全身通紅的李清說:「來,我們乾杯。」



李清羞辱地喝下了自己的奶水。



「既然李警官司還有奶水就不要浪費了,讓我的兄弟們也喝點吧。」李權讓李清站起來挺著乳房站在他的手下面前,自己站在她的身後,從後面握住李清的乳房,玩弄了一會,用力一捏,只見李清的乳房向兩隻水槍一樣射出兩道奶柱,直射到男人們的臉上,身上,嘴裡,男人們瘋狂地怪叫著,而李清已經羞辱得暈倒在了李權的懷裡。第三天,李清又被帶了出來,昨天被李權羞辱,讓李清有點受不了,巨大的心理壓力讓她喘不過氣來。李清象前兩次一樣在盒子裡拿出一個球,看了一眼,對李權說:「李權,畜牲,你太過份了!這回我無論無何不會照做的!!!」



原來球上寫著:脫光褲子。李清還是處女,她寧願死也不會這麼做的。



「好啊!」李權倒並沒有生氣,「李小姐不願照做,我不會強迫你的,是你自願和你玩這個遊戲的,來人啊,幹掉這小子!!!」



今天他們賭的人質是小趙,小趙比李清小兩歲,還不太成熟,每天嘻嘻哈哈的,大家都十分喜歡這小夥子,李清更把他當自己的小弟一樣。李清看著小趙,只見小趙雖然沒有叫喊求饒,但眼睛裡顯然已經有淚水了,他才二十多歲,還沒結婚哪,就這麼死了實在是不甘心啊!



旁邊過來一個打手,掏出手槍對準小趙的頭就要開槍,殺個人對這種打手來說象吃飯一樣容易。



「等等。」李清叫道,她不能讓這個大男孩就這樣死在自己的眼前,她今天豁出去了。



李清含看淚看了一眼小趙,又看了下邊一張張醜惡的面孔,把他們的樣子都記在心裡,李清發誓,今生一定要把這些人都殺掉。



李清慢慢地解開自己的腰帶,讓褲子掉到地上,李清的雙腿非常的長,加上她經常鍛煉身體,雙腿上點贅肉都沒有,今天這一切都讓敵人看了個夠。這時屋子裡靜悄悄的,大家都在等李清脫內褲,看美女警察當面脫內褲不是每個人都有機會看到的,你可以抓個女警察來扒光她的衣服,但讓她自己當看你的面脫內褲是不大可能的。



李清深吸了一口氣,平靜了一下心情,狠狠心,雙手拉住內褲的上沿向上順勢蹲了下去,過了一會,李清慢慢地站起身來,雙手擋在雙腿之間,而手裡已然多了一條內褲。



還好李清的襯衣和警服比較長,蓋過了小腹,男人們只能看到她的雙腿和一點屁股,而最關鍵的部位基本上都蓋住了,只能看到幾根比較長的陰毛。即使這樣,一個漂亮的姑娘,上身穿著整齊的警服,而下面光光的站在一群男人中間,也是十分色情的場面。



「好,李小姐果然爽快,今天還讓你先開球,你贏了我,就放他走。」李權色瞇瞇盯著李清雙腿之間說道。李清讓自己冷靜下來,這畢竟關係到她戰友的性命,然後開始打球。打進幾個球後,發現每次她打球的時候,身後的歹徒就發出怪叫,而李權也老是站在自己的身後看。



李清一下滿臉通紅,知浪?俏?裁椿脊庋?恕T?蠢釙逭咀諾氖焙螄律聿?衣服擋著,但打球的時候就不一樣了,打檯球是要雙腿伸直雙腳劈開,上身前傾的。而這種姿勢不單衣服蓋不住屁股,而且由於雙腳叉開,陰部也隨時有曝光的危險。



這個樣子打球,完全是撅著屁股請男人看生殖器一樣,李清因為心中慌亂,又光想著贏球,沒想到這點。想到自己的陰毛、陰唇都可能被這些男人看光了,李清不禁大羞,連忙調整姿勢,緊緊地合上雙腿。



李清正要打下一個球的時候,忽然有人說道:「大家發現沒有,她打球發力的時候屁眼會縮一下!!!」



「是啊,這警妞的屁眼粉紅的,一縮一縮真是好看!」



「哈哈哈!」下邊一片淫笑。



李清覺得下面的男人都在盯自己的肛門看,心裡更是緊張,高手過招一點也馬虎不得,這個球一下失誤了,李清懊惱不已,知道以李權的水平自己一定又沒有機會了。沒想到李權是故意讓李清繼續出醜,想看她撅著屁股打球,還是真的失誤,最後的黑八居然沒進。



李清大喜,忙上前打最後這個難度並不太大的球。李清正要打球,突然感到有熱氣噴在自己的屁股上,忙起身回頭看,原來在這個位置打球,身後正對著綁小趙的椅子,自己彎下身子打球,屁股正好對著小趙的臉,而且距離非常近,幾乎要把屁股貼到小趙的臉上,而小趙正瞪著眼睛盯著自己的屁股看。李清並不怪小趙,小趙二十多歲還沒交過女朋友,看到女性的身體當然管不住自己。



李清歎了一口氣,也沒有別的辦法,只盼著打掉這個球讓李權放走小趙。她又來轉過身子擺好姿勢想打這個球,可她心裡十分清楚,這樣近的距離,小趙別說看自己的肛門,一定是連腿間的陰唇也看的十分清楚。



李清雖然是小趙的領導,又比小趙大,但她畢竟還是處女,讓一人男孩子在身後盯著自己的陰部看,李清心裡還是害羞的不得了。慌慌張張中,李清還是失誤了,李權這回沒有再給李清機會,輕鬆打掉最後一個球。



李清看了臉色通紅的小趙一眼,心中十分失望,差一點就又能救出一個戰友了,可惜啊!!!



有人正要把李清和小趙帶回牢房,李權說:「今天李小姐的表演太精彩了,這樣吧,我再給你一個機會,你做到了,我就放這男孩走!!!」



「你要我做什麼?」李清精神為之一振,只要能求小趙出去,她什麼都願意做。



「你讓這個男孩射出來,這就放了他。」李權說。



李清為難了,雖然還是處女,但這點生理知識她還是有的,知道要讓小趙射出精液就要用自己的身體刺激小趙讓他達到高潮。自己雖然為了小趙什麼都可以做,但自己這樣做了,那以後還如何同小趙相處呢?



李清轉念一想,小趙和自己被困在這裡,不知道還有沒有機會活著出去,如果小趙犧牲了連女人的身子都沒見過,那不是小趙一輩子的遺憾嗎?再說自己為小趙作點什麼也是應該的,畢竟是自己連累了他。



李清走到小趙面前,看著自己的好朋友、好戰友、好弟弟小聲說:「小趙,聽隊長的話,照他們說的做,出去以後帶人來救我們。」



小趙大哭說:「隊長你不用這樣,我對不起你,我不是人,你讓我死吧。」



旁邊過來兩個人,塞住小趙的嘴,把他從椅子上解下來,平放到檯球桌上綁好。



這時李權說:「李隊長,請上台,讓你的部下射出來吧。」



李清邁腿跨上檯球桌,她現在還光著下身呢,上球桌時不免又是春光大洩。李清沒有性經驗,但知道要讓男人射精,就要刺激男人的生殖器官,只要男人感到興奮,並不用通過性交就能達到高潮的,她想用手幫小趙揉出來。



李清輕輕地解開小趙的褲子,用力把褲子拉到膝蓋的位置,露出了小趙的內褲。她把頭轉過去,把小趙的內褲拉了下來,李清歎了一口氣,沒想到自己第一次看男人的陰莖,居然是自己戰友的。



李清蹲在小趙的身邊,打量著男人的陰莖,鼓足勇力,伸出玉手把陰莖握在手裡。小趙因為剛才沒忍住,看了李清的下身,恨自己對不起隊長,對自己極度失望,現在居然一點反應也沒有,陰莖還是軟軟的。李清捏了一會小趙的陰莖,又揉弄了一會小趙的陰囊,見小趙還是一點都沒有硬,知道小趙有心裡負擔,自己做的還不夠。



李清一咬牙,站起身來,居然在一屋子男的注視下,在小趙的頭上蹲下來,讓自己的陰部全部張開在小趙的眼前。她想讓小趙看清自己的下身,勾起他的慾火。而小趙卻緊閉著雙眼,不敢看李清一眼。



李清沒辦法,只好用陰毛在小趙的臉上不停地蹭,她對小趙說:「小趙,我一直把你當我弟弟,今天你就聽姐一句話,看看姐吧!」



小趙理解隊長的一翻良苦用心,自已不射精李清決不會放棄的。他只好張開眼睛,而眼前就是李清從來沒讓男人看到過的陰部。小趙要把射精當成隊長給自己任務一樣完成,他仔細的觀察著李清的陰部,那裡有他從未見過的尿道口、陰唇、陰毛甚至肛門,而這都是李清最寶貴的啊!



慢慢地李清看到小趙的陰莖硬了起來,龜頭漲大還一顫一顫的。李清大喜,忙向前彎下身子套弄起小趙的陰莖。



這時,李權和他的手下都圍在檯球桌的四周,看美女警察幫男人自慰,還有人拍照。



李清揉了一會,見小趙陰莖漲得嚇人,熱得燙手,可就是不射出來,她豁出去了,也不管有別人在旁邊看,乾脆把屁股坐在小趙的臉上,讓小趙的臉全貼在自己的陰部上,然後向前一欠身,張開小嘴一口把陰莖含在嘴裡,不斷地上下晃頭,讓小趙有一種陰莖在陰道裡抽動的感覺。



李清就這樣在幾十個陌生男人面前,為他們表演69式口交,有的歹徒忍不住就在李清的面前掏出傢夥自慰了起來,要不是李權有令,李清早就被他們幹幾十次了。



突然,李清感覺嘴裡的陰莖不停地顫動,知道小趙要射出來,她剛要把頭拿開,一直在邊上站著的李權一把按住李清的頭,讓小趙的陰莖直頂在李清的喉頭上。就在這時,小趙終於射出來了,濃濃的精液有力地打在李清的嗓子上,小趙足足射了半分鐘,李清的嘴裡被灌滿男人的精液,想吐又吐不出來,只好咕咕地把小趙的精液全部都喝了下去。



李權見李清把精液全都嚥下去了,才鬆開李清的頭,說:「沒想到李小姐的口活這麼好,精液的味道是不是特別好啊?不知道什麼時候給我試試?」



李清擡起頭,先幫小趙穿好褲子,又擦掉順嘴角流出的精液,她的嘴裡還都是粘粘的精液,半天才說出話來:「李權,我按你說的做了,放了小趙吧。」



「好說,我留著他也沒用,不過你放心,他是決對找不回這裡的,你甭希望他回來救你了。李警官,明天你決不會像今天這樣輕鬆過關了。」李權說完出去了。



李清心裡一片灰暗,不知道明天李權又要怎樣羞辱自己。



李清穿上褲子,被帶回牢房。一進門,大吃一驚,只見他的三名男隊員血淋淋地倒在地上,看樣子已經死了,李權正氣急敗壞地大喊大叫。



見李清被帶進來,他走到李清面前,一把抓住李清的乳房,惡狠狠地說:「李清,我說你今天表演的那麼賣力,原來你在拖延時間,好讓他們逃跑!我要讓你們知道不聽我李權的話是什麼下場!」



李清眼淚止不住地流,不是因為李權抓得她乳房痛,而是為失去三名好同誌而惋惜。原來李清被帶出去的時間,她的隊員們趁人進來送飯的時候,想奪槍逃跑,沒想到被敵人發覺,當時就被打死兩個,李權來的時候又打死一個,並製服了剩下的兩男兩女。



李清的兩個男隊員一個叫大興一個叫吳剛,兩個女隊員一個叫雨欣一個叫伊雪,都是萬中挑一的大美女。李權警告說:「以後老實點,這三個就是你們的榜樣!」又對雨欣說:「你要為你們的過失付出代價,脫光衣服,讓我看看你的身子!」



「什麼?」雨欣不相信自己的耳朵!她沒想李權提這麼過份的要求。「你殺了我吧,死我也不會這麼做的。」



沒想到,李權笑了,他就是想無盡地羞辱這些警察,讓他們從心裡向自已屈服,他想到了一個更好的主意來折磨雨欣。



李權說:「既然你不想給我看,就讓你的同誌看個夠吧!他讓兩個打手把雨欣按在地上,手腳拉開,幾個扒光了雨欣的衣服,讓她全身都暴露在男人們的目光下,又把吳剛拉過來,也扒光他的衣服,按著讓他倒趴在雨欣的祼體上。



他們讓吳剛的雙手按著雨欣的兩的乳房,把他的頭塞進了雨欣的雙腿之間,吳剛的嘴正好貼在雨欣兩片柔嫩的陰唇上。又把雨欣的嘴捏開,把吳剛已經半硬的陰莖塞進她的嘴裡。然後讓他們互相用腿盤著對方的脖子,用繩子綁住,讓他們一動也不能動。



李權看著手下人擺弄著雨欣和吳剛,把他們弄成極羞恥的69性交姿勢。還踹了吳剛一腳說:「你小子倒好運,雞巴有人給你含著,那麼好的奶子你捏著,眼前還有個大美女的逼隨便看。」



雨欣嘴裡有吳剛的陰莖,說不出話來,吳剛卻氣的大罵:「李權你不是人,有種你衝我來,欺負女的你算什麼男人……」



李權也不答理他,蹲下把雨欣和吳剛翻過來,讓雨欣的屁股向上,然後他竟然扒天雨欣的屁股玩弄雨欣起的肛門,而且就在吳剛的眼皮底下。



突然,吳剛和雨欣同時驚叫一聲,原來他一下把中指插入了雨欣的肛門,而雨欣肛門被插,自然十分疼痛,忘了嘴裡的還有吳剛的陰莖,不由自主地咬了一下,幸虧反應的快,收住了嘴,要不然吳剛的陰莖就被自己的同伴咬斷了。



李權的中指繼續在雨欣的肛門中扣弄著,疼的雨欣雖然沒叫出聲,但全身直打哆嗦。吳剛當然感覺的到,他恨自己沒有本事,不能保護雨欣,讓雨欣被弄成這麼羞恥的樣子,還被敵人玩弄肛門。



他看見眼前雨欣的肛門已經有血流出來了,雨欣疼得快要不行了,他不得不求李權:「求求你別弄了,要我怎樣都行,求你放過她吧。」李權等的就是這句話。



他哈哈大笑,他把手指從雨欣的肛門中拔出來,啪啪拍了雨欣雪白豐滿的屁股幾下。然後他竟然用手拉開了雨欣的兩片小陰唇,把雨欣處女的陰道全都暴露在吳剛的眼前,距離這麼近,吳剛甚至能看清雨欣因太過羞恥陰道一縮一縮的,更能看清雨欣陰道深處粉白色的處女膜。



「你舔她的」,只要你讓她達到高潮,我今天就放過她。」李權提出無恥的要求。



吳剛看著眼前雨欣張開的陰道口,他甚至能看清雨欣粉紅陰唇上的每一根陰毛和每一條紋理。這樣漂亮的處女陰部就在眼前,吳剛再也忍不住,用舌頭輕輕舔了一下雨欣的陰唇,他是在救雨欣,也是在滿足自已的慾望了。陰唇被吳剛舔了一下,雨欣被刺激的全身直顫。



雨欣全身被扒了個精光,被敵人綁成這個樣子,現在居然要自己的同誌舔自己的陰部,這讓還是處女的雨欣接受不了。她全身用力劇烈的掙紮著,頭晃來晃去想把嘴裡的陰莖吐出來。可是李權把他們綁得很緊,她這樣搖頭好像在為吳剛做口交一樣。



  李權拿了一把刀對著吳剛的陰莖說:「小姐,看來你十分不喜歡你嘴裡的這個東西,讓我把它割掉吧。」雨欣連忙搖頭表示反對。「那你就好老實點,好好替你的同伴吸,你要是不能讓他射在你嘴裡,我就割了這沒用的東西。」雨欣沒有辦法,只好輕輕地吸著吳剛的陰莖,用舌頭舔吳剛的龜頭。



那邊吳剛也在舔著雨欣的陰唇,可雨欣的陰道還是十分乾燥,吳剛知道不讓雨欣達到高潮,李權是不會放過他們的。他用舌頭輕輕地分開雨欣的陰唇,讓雨欣的陰道露出來,一擡頭,把舌頭塞進了雨欣的陰道,一抽一抽地做抽插動作。



雨欣哪受的了這刺激,越來越多的淫水從陰道流了出來,一直流了吳剛滿臉都是。吳剛感到雨欣的陰道越來越緊,知道她的高潮快要來了,更是加快頻率在雨欣的陰道中抽插。



這時,李權喊了一聲:「停。」然後叫人把雨欣和吳剛分開,他讓人按住吳剛。這時雨欣因為快高潮了而進入一種半昏迷狀態。李權叫兩個打手把雨欣架起來,把她的雙腿向外劈開,像大人把小孩尿尿一樣抱起來對著李權和眾打手。他要讓他的兄弟看一看難得一見的處女高潮。



雨欣現在離高潮只差一步,還是有一點意識的,她見這麼多人盯著自己的陰部看,羞恥得恨不得死掉,可她不知道,更羞恥的還在後面,李權要讓雨欣當著這麼多人的面達到高潮!!!李權走上前,站在雨欣的雙腿之間,拉開雨欣的陰唇,讓她把陰道露出來讓大家看,只見雨欣的陰唇已充血漲大,陰道口已充份擴張。



張權伸出右手中指對手下說:「今天我讓你看看,警察是多麼的淫蕩!」說完竟把中指插入雨欣的陰道,一直抵到雨欣的處女膜上。雨欣此裡那受的了這樣的刺激,輕呼一聲,陰道一縮一縮的緊緊地夾住男人手指。雨欣終於在男人們的注視下高潮了,一股股的淫水順看李權的手指噴了出來。



眾人一起大呼過癮。



雨欣人生第一次高潮足足有三分鐘,當她意識清醒過來的時候,發現自己正大張著雙腿,把陰部對著這麼多男人,陰唇還向兩邊分開著,更過份的是李權的手指居然還插在自己的陰道中。



雨欣知道自己剛在這些人的面前達到高潮,自己高潮的樣子都讓這些人錄下來了,真是羞的要死,她對李權說:「你的目地以經達到了,把你的手指拿出來吧!」



李權哈哈大笑:「小姐,你知不知道,剛才你夾的我好爽,你的逼真緊,我真想天天把手插在裡面。」李權又捏著雨欣的陰唇下流地拉扯了一翻,才把手從雨欣的陰道中抽出來,對雨欣說:「別忘了,你還沒讓那小子射出來那。我可要割他的傢夥了!」



雨欣沒有辦法,只好挪著疲憊的身子,想要接著給吳剛口交。



李權又說:「口交我看夠了,我要那小子插你屁眼。」



「呸!」雨欣忍無可忍,吐了李權一口。「你太過份了。」



雨欣想衝上來和李權拚命,李權晃了晃手裡的刀說:「你不幹沒關係,割掉不就行了。」



雨欣歎了口氣,回頭看了看被按在地的吳剛說:「你來吧。」說完,雨欣趴在地下分開雙腿,高高撅起屁股對著吳剛,把自己的屁股和陰部全都曝露出來,因為剛剛高潮,雨欣陰部、屁股和大腿上還有許多淫水哪,看著女警察擺出這付淫蕩的樣子,歹徒都興奮地吹著口哨。



打手放開吳剛,把他拉到雨欣的屁股前,吳剛看著雨欣撅著的屁股,他知道雨欣做這樣羞恥的樣子,完全是為了自己,可自己又怎麼忍心傷害這麼好的姑娘哪?



正要吳剛猶豫的時候,雨欣轉過頭,輕輕的對他說:「吳剛,你來吧,我忍得了,咱們一定要活著出去。」吳剛只好跪在雨欣的身後,撫摸著她的屁股,掰開兩邊臀肉,露出肛門,用一隻手只放在上面輕輕地揉著。他要讓雨欣的肛門完全放鬆,這樣才能把對雨欣的傷害減到最小。過了一會,吳剛感覺雨欣的屁股已經不那麼緊張了,肛門也一縮一縮的,雨欣還發出一陳輕輕的呻吟聲,知道火候到了。



他用手扶著自己的陰莖,先在雨欣陰唇上和大腿上粘了點她的淫水作潤滑,然後把龜頭頂在雨欣的肛門上,對她說:「你忍著點,我進來了。」說完,慢慢用力,把整支陰莖都塞進處了雨欣的屁股裡。



還好雨欣剛剛才高潮過,身體還不那麼敏感,吳剛又作了潤滑工作,雨欣雖然覺得肛門漲痛,可還是可以忍受的。吳剛為了快點射出來,雙手從後面握著雨欣的乳房用力地捏著,陰莖一次又一次深深地插入雨欣的直腸,就在雨欣感覺到疼的時候,吳剛射出來了,濃濃的精液真接射在她的直腸裡。



雨欣從地上爬起來,對李權說:「你說的我們都做到了,你夠了吧?」



李權卻拿過一張衛生紙給雨欣:「快擦擦吧,都流到地上了。」原來雨欣肛門還沒有完全閉合,站起來以後,直腸裡的精液都從肛門流了出來,已經滴在了地上。雨欣顧不得害羞,接過手紙,按住自己的肛門。



李權對李清他們說:「今天就到這裡,明天再收拾你們!給我記住!」說完李權帶著他的手下都出去了。



剛才吳剛和雨欣被辱時,大家雖然都沒有看,但也都知道發生了什麼事。李清他們都想衝過去和李權拼了,但他們知道如果真的這樣做了,李權會毫不費力地殺死他們,那三名戰友的仇就沒人報了,所以他們以極大的耐力忍了下來。



現在敵人都出去了,雨欣和吳剛穿好衣服,雨欣看了吳剛一眼,立刻滿臉通紅,只見吳剛的臉上還滿是自己的淫水,甚至還粘著幾根陰毛!



天啊,太羞人了,自己的陰毛居然出現在同誌的臉上,,趁別人還沒看到,雨欣忙給吳剛打了個眼色,讓吳剛擦擦臉。



李清和兩名女隊員抱頭大哭,兩名男隊員也暗暗流淚,就在今天,他們失去了三位好戰友,就在今天,他們被羞辱得毫無尊嚴。五個人發誓,無論無何,一定要活下去,為死去的戰友,也為自己報仇。



RSS订阅  -  百度MAP  -  谷歌MAP  -  神马MAP  -  搜狗MAP  -  奇虎MAP  -  必应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