男人不识本站,上遍色站也枉然


点击查看最新福利网站大全

福利网站大全
奴隸公主蘇菲婭1-17



本篇最後由 婆娑羅帳 於 編輯



第三章東方的酷刑-上



             第一節入城的禮物



  商隊在半個月過后終于走到了沙漠的盡頭,又走過了兩天無人的戈壁草原后,

他們終于見到了波文斯的牧民……商隊首領親切的與牧民打招呼、交換物品。

商隊中很多人都因為終于抵達目的地而非常興奮與高興,當然除了這些女奴們以

外。



  蘇菲婭與瘋子杰克同坐在駱駝上。她那美麗的眉頭微皺,赤裸的身體無力的

靠在瘋子杰克的胸膛上,任由瘋子杰克的怪手在她那沒有半點贅肉的小腹上滑動,

兩雙美目茫然的望著前方的道路。蘇菲婭輕輕的握住瘋子杰克正戲弄她乳頭銀鈴

的魔手茫然的說:「主人,你們會將我怎樣呢?」



  瘋子杰克伸出舌頭舔舐了一下蘇菲婭的玉耳說道:「你想讓我把你買下來嗎?

說實話我還是有點喜歡你的,當然你要更乖一點才行哦。」說著將輕挽蘇菲婭下

腹的手移向蘇菲婭的雙腿之間不停的挑逗著。



  「啊~ ,昨晚還不夠嗎?」蘇菲婭更加無力的依靠著瘋子杰克的胸膛嬌柔的

說道,但卻不敢反抗任由瘋子杰克挑逗自己的小穴。



  「我只管把你送到波文斯,其余事嘛……,那個大人物可沒吩咐我哦。以后

不許問關于你前途的問題,你現在只是個奴隸。」瘋子杰克一邊用手指插入蘇菲

婭的小穴一邊說道。



  「嗚嗚~ ,求你……」蘇菲婭扭動著嬌軀有點崩潰的呻吟著。聰明的蘇菲婭

知道看來只有瘋子杰克高興的時候再問下去會更好一些,當然即使知道答案對于

自己也沒有任何意義,從叛亂被擒時起自己的命運就已經無法改變了,只有堅強

的活著,或許還有重返法蘭的機會。



  「嘿,看到城市啦~ 」一個粗豪的聲音在商隊的前頭喊著。



  這一喊聲有如興奮劑一樣讓整個商隊都加快了速度。果然,走了不久蘇菲婭

就見到一堵淺黃色的城牆出現在眼前,隱隱的還能見到隱藏在城牆后迥異于法蘭

的圓頂尖塔。



  「我們到邊境城市哈法里了,一會我們去那休整下。」瘋子杰克摟著蘇菲婭

赤裸的身體說道。



  隨著城市的接近,周圍的路人也多了起來,大多是騎著笨馬的牧民與商人,

他們在商隊旁匆匆而過。蘇菲婭發現路人對于這麼一只商隊習以為常,即使是栓

在后面的一串赤身裸體的女奴隸也沒有過多的觀望。如果有這麼一只商隊出現在

法蘭的城市外,恐怕市民們早就萬人空巷的出來觀望了。可見在波文斯這樣的女

奴商隊實在是太多了。



  一身疲憊的蘇菲婭走到城市跟前才發現這座城市真是無比的巨大,淡黃色的

城牆有如巨人的手臂一般將城市環抱起來。高達五碼的城樓上有著身穿紅色鎧甲

的波文斯士兵來回巡邏。巨大的城門可以並排跑五輛四輪馬車。



  此時一隊騎兵由城門里衝出,擋住了商隊。這隊騎兵身穿簡單的皮甲,每人

手持弓箭,只見騎兵們神態輕松,弓箭並不上弦可見他們並無敵意。果然一個頭

盔上有三根翎毛的將領騎馬到商隊領袖跟前,右手輕撫左胸后問道:「可是入城

休整的商隊,出示憑證。」



  「阿圖瑪,不認識我了嗎?」商隊首領同樣右手輕撫左胸后說道。



  「你是……,嘿,你這老黑鬼,一晃三年不見啦~ 」守城將領親切的說道。



  「穆拉,給這個朋友把皇帝的通商憑證拿出來。」商隊首領衝后面喊道。



  「啊哈~ ,你們是皇帝的朋友,還用什麼憑證,快請進!不過規矩還得…

…。」守城將領為難的說道。



  「到后面挑一個去吧~ ,告訴你的主子,這批貨都是上等品呀,真有點舍不

得。」商隊首領會意的說道。



  蘇菲婭突然聽到身后的瘋子杰克輕聲說道「每到一座城市的大型商會,都要

向城市的總督貢獻一份禮物,那就是任意一件商隊的貨物,一會你小心的躲在我

的斗篷里,不要出聲。要不你就只好當一個老頭子的奴隸了。」說著輕輕同斗篷

將赤裸的蘇菲婭罩住。



  守城將領策馬跑到商隊后面的一隊女奴中,只聽見一陣哭喊,最后一個蘇菲

婭熟悉的求饒聲喊道:「啊~ ,饒了我吧。那個駱駝上還有個更好的哇~.」



  蘇菲婭感到瘋子杰克由于憤怒身軀一震,緊接著斗篷被人拉開漏出蘇菲婭那

驚人美麗的俏臉、天鵝般修長白皙的脖子和勻稱嬌美雙乳。蘇菲婭驚恐的美目看

到了一雙被她的美麗驚呆了的貪婪的狼眼。



  原來,守城將領將選中了身材修長身體健碩紅發女奴(前文有描述)。就在

要將已經從女奴中解開繩索的紅發女奴拖上馬背時,對于蘇菲婭充滿仇恨的紅發

女奴揭發了騎在駱駝上的蘇菲婭公主。



  「我就要她了。」守城將領顯然還沒有在剛才的驚艷中緩過來,用馬鞭指著

蘇菲婭臉色微紅的說道。



  蘇菲婭嚇得嬌軀緊緊貼在瘋子杰克身上,兩條玉臂隨著轉過來的小蠻腰緊緊

的反抱住瘋子杰克,恐懼的哀求道:「不要,不要跟他走,求你~.」



  蘇菲婭也不知道,此時的她為什麼會如此的依賴這個曾經折磨得她生不如死

的惡魔。她只覺得世界上只有這個她抱住的男人才能給她保護。



  「哎呀~ ,這個可不行,她是我們的客人吶。」商隊領袖的黑臉都有些蒼白

的說。



  「如果欺騙我,哈里發藩王會十分生氣的,即使是皇帝的朋友也不行。」守

城將領堅持的說道。



  商隊首領馬上從貼身的皮箱中拿出了一段羊皮紙,從垂下的一角蘇菲婭可以

看到有一塊金色的印章。商隊首領恭維的說道:「她是我們皇帝的客人……,您

看還是和哈里發藩王美言幾句吧~ 」



  見到羊皮紙后守城將領的虎軀微震,不甘心的看了瘋子杰克懷中的玉人一眼。

瘋子杰克則將斗篷一抖將蘇菲婭又一次罩住。



  「我們走!~ 」守城將領拖著不住輕吟的紅發女奴,狠狠的拍了一下她的屁

股喊道。



  那隊騎兵走后,商隊進入了哈發里城內。蘇菲婭好奇的將斗篷打開觀望著這

座異域的城市。沒有法蘭道路的那種整潔和舒適,這座城市的道路總是泥濘和不

平。街道兩旁的房屋也是很低矮的土坯房和薄木板搭成的簡陋小樓。這里的男人

們很喜歡穿一身灰色或紅色的長袍,除了士兵以外幾乎都是這種袍子打扮。女人

則分為兩種,要麼將自己裹在袍子里連臉都被面巾擋住只露出雙眼,要麼幾乎赤

裸著身體被人牽扯行走。



  「啊~ 」蘇菲婭一聲輕呼,原來是罩在身上的斗篷被瘋子杰克邪惡的揭開,

一身有如白玉一般赤裸的她又暴露在陽光下,乳頭上一雙銀鈴閃閃發亮。即使是

見慣赤裸女奴波文斯人也不由得被這驚為天人的嬌體驚呆了。



  「你看在波文斯,越是高貴的女人,就越保守,她們只將身體的權利交給自

己的丈夫,其余的時候是不能暴露一點肌膚的。你再看那些赤裸的女人,她們是

富人的姬妾和奴隸。如果運氣好,你將來會成她們的一員的。」瘋子杰克說道。



  「如果運氣好?我的神啊~ ,難道還有比她們更悲慘的嗎?」蘇菲婭哀憐的

說道。



  「當然有,你看那邊……。」瘋子杰克指了指前面的鬧市方向嘲笑的說道。



  此時商隊已經進入了城市的鬧市區奔向行館走去。由于是鬧市區人流湧動,

所以行進得很慢。在鬧市區的中間有幾棟粉刷成粉紅色的土坯房。土坯房的上面

的杆子上還隨風抖動著一塊紅色的破布片。幾個赤裸著上身,下身只有幾個布片

掩蓋著的女人站在門口,扭動著豐滿的腰肢並不停的擺動著自己的乳房,有個女

人像蘇菲婭一樣在乳頭上穿了一個鈴鐺,隨著豐乳的甩動不停的發出叮鈴鈴的聲

音。這幾個女人赤腳的站在泥濘的路邊,凡是路邊走過一個男人就大聲的浪叫扭

動。旁邊有個男人躺坐在一個靠椅上,手中拿著鞭子。只見他一鞭子打在一個聲

音有點微軟的女人身上大聲喊道:「叫得再浪點,我買你不是讓你吃飯的。」



  「主人,讓我吃點東西吧~ ,我已經一天沒有~ 」女人哀求道。



  「不行,今天你不接五個客人就像昨天一樣,沒飯吃。」男人大喊道。



  蘇菲婭輕輕用手捂住眼睛不忍心繼續看下去,想到了自己在馬薩恩撒斯小鎮

的經歷發出了嗚嗚的悲鳴。



  「把手放下,看看那邊,你沒有資格同情她們。」瘋子杰克粗暴的說。



  順著瘋子杰克的手蘇菲婭看到在那幾個妓女的不遠處有一堵獨立的牆,牆中

間有四個木質枷鎖,每個枷鎖上有三個洞,分別鎖住女人纖細的腰部和一雙玉手,

這樣女人的俏臉和美乳就在牆的一端而翹起的美臀、小穴和美腿就在牆的另一端

了。這就是瘋子描述的波文斯的特產淫牆了。



  「喜歡嗎?喜歡我可以委托人讓你嘗試一下。」瘋子杰克笑嘻嘻的說著。



  「不,求你不要。」蘇菲婭哀求道。



  只見這堵淫牆上的四個木質枷鎖鎖住三個女人,有一個枷鎖空著,那三個女

人都是俏臉和美乳在牆的一端而翹起的美臀、小穴和美腿就在牆的另一端的鎖著。

有一個女人挺著腰,頭發被一個粗豪的漢子抓著,肉棒不停的在她的檀口中抽插,

雙乳則被那漢子不停的蹂躪時而拉扯長時而揉搓變形,女人的小穴在牆的另一端

亦被人抽插著,一雙美腿不停的懸空又疲憊的落下。在商隊經過時正好是兩個男

人同時結束,只聽見一聲嬌呼,女人的嘴上和雙腿間滿是男人的穢物。可憐的女

人將嘴角上流出了乳白色的液體全都用香舌卷入並咽入。



  只見女人剛剛將乳白色的液體咽下就有一個穿得破爛四十幾歲的老女人跑了

過來,一邊將女人美乳和翹臀下面木桶中的銅幣拿出,一邊讓那女人張嘴並仔細

觀察女人的檀口內問道:「都咽下了嗎?要是像上次吐到地上我就多鎖你三天。」



  「女主人,肉桶我都咽下去了,請不要懲罰我~ ,請清洗肉桶吧,小穴那兒

好難受……」女人優美的聲音驚恐而哀憐的說道。



  穿得破爛四十幾歲的老女人聽完后轉身拎來一桶清水為枷鎖里的女人清洗俏

臉和小穴,只見她一邊用毛刷將女人的皮膚刷得通紅一邊高喊道:「我們的肉桶

每次都清洗啊~ ,每次十個銅幣便宜啦~ 」



  「啊~ ,嗯,求你輕點」女人在刷刷的聲音里痛苦的哀求道。



  蘇菲婭每看到毛刷在那女人的小穴上清洗一下的時候嬌軀就輕顫一下,仿佛

是在清洗自己的小穴一樣。



  「怎麼,羨慕啦?」瘋子杰克笑嘻嘻的問道。



  「嗚嗚~ ,讓我回去吧,讓我干什麼都行。」蘇菲婭一雙美目驚恐的看著牆

中的女人一般哀求道。



  「回到沙漠中嗎?你就認命吧。繼續欣賞~ 」隨著商隊緩緩的前進瘋子杰克

說道。



  其他兩個女人也沒有好哪去,只是一個被人奸汙檀口,牆后的兩條美腿不時

的痛苦的顫抖一下。另一個挺著腰肢被人奸淫小穴,並不停的發出浪叫。



  那個女人剛剛清理完成,就又有人按住她的美臀抽插起來。



  蘇菲婭感覺到那個被奸淫小穴的女人似乎用一雙美麗迷茫的藍眼睛一直在看

著她,這個女人有著和蘇菲婭一樣的黑色蜷曲長發。只見那女人俏臉上的美目時

而興奮時而痛苦。無論是浪叫聲還是那雙看著蘇菲婭的美目似乎都在表達著:

「我就是以后的你,來吧~ 」。蘇菲婭感到自己似乎就是那個被木枷鎖鎖在牆中

的女人,隨著她那迷茫的眼神和浪叫聲,蘇菲婭感到那隔著淫牆的肉棒似乎正插

入自己的小穴中。想著自己永遠都不可能見到那牆后肉棒的主人,蘇菲婭又感到

了一種恥辱的興奮。



  小穴中插入的手指驚醒了蘇菲婭,她一聲嬌呼,看到美目前瘋子杰克向她炫

耀的粘著淫水的手指。



  「看來你真的很喜歡這啊,真是淫蕩的公主……,你看看你都濕成什麼樣啦

~ 」



  「我……,那是汗。」蘇菲婭羞紅了臉辯解道。



  「哈哈哈~ 」瘋子杰克沒有回答只是大笑著。蘇菲婭的俏臉更紅了。



 第二節行館柔情



  一個小時后疲憊的商隊終于進入了行館。巨大的商會行館有如一個小鎮一樣

被一堵石牆包圍著,里面不時的傳來動物的嘶鳴聲與人力的號子聲。



  隨著瘋子杰克不停的呼喊,蘇菲婭一雙美腿騎跨著的駱駝臥了下來,瘋子杰

克像一個盜賊似地敏捷的跳下了駱駝,再將赤裸的蘇菲婭扶下。赤足踩著有些泥

濘的行館碎石地,蘇菲婭突然有種未知的恐懼,這種恐懼讓她只想痛哭,如果以

前的一切都是過程,那麼在這個未知的國度,一個充滿異教徒的地獄里,自己的

結果又是什麼呢?是那些赤裸著身子不知廉恥的站在泥地里扭動腰肢搖晃雙乳的

下賤妓女;還是那些被鎖在淫牆里每天祈求女主人清洗自己,永遠不知是誰奸淫

自己小穴的肉桶,還是……。



  「這些女奴我們帶到地牢啦~.」一個頭戴紅色頭巾的大胡子看著蘇菲婭有些

尷尬又有些期望的說道。



  蘇菲婭有些不知所措,最后認命似的嘆了口氣,向那些同樣赤裸的女奴走去。

無論在商隊多麼受到優待,但自己還是個最卑賤的女奴隸,不是嗎?蘇菲婭痛苦

的想著。



  「等等,她現在是我的。」瘋子杰克一直到蘇菲婭走向女奴的隊列時才壞壞

說道。



  紅色頭巾的大胡子不甘心的趕著女奴們走了,還時不時的用鞭子抽打她們以

發泄心中的不甘。



  在光天化日下赤裸的蘇菲婭有些羞愧的縮了縮身體,轉頭看向瘋子杰克溫柔

說道「謝謝你,杰克。」



  「跟我走吧,今天你是我的,公主殿下……」瘋子杰克優雅的說道。



  富人的居住地永遠是身處地牢與籠子中的女奴可望而不可即的。幾乎已經忘

記了享受的蘇菲婭此時正泡在波文斯特有的巨大陶瓷浴池中,享受她那一個多月

沒有徹底洗澡的快樂。



  當然池子里還有在水面上漏出精壯上身的瘋子杰克,他正雙手抱頭的依坐在

陶瓷浴池的斜面上,看著快樂得像小云雀一樣戲水的蘇菲婭。看著蘇菲婭那修長

的美腿,突然挺直的纖細腰肢還有那隨著腰肢不停擺動的豐滿玉乳,刀削般的雙

肩以及修長脖子上那動人的俏臉,這些都構成了一幅只有在神曲中才描繪的仙女

沐浴的景色。只是仙女缺少的兩個乳鈴似乎也在快樂的鳴響著的聲音,提醒著瘋

子杰克眼前的美女不是不可觸及的仙女而是一個可以任意采摘的女奴。



  在洗浴中得到充分快樂的蘇菲婭,看到依坐在旁的瘋子杰克眯著眼睛失神似

地欣賞著她。特有的女人的自豪感讓蘇菲婭十分的暢快,有什麼能讓一個惡魔愛

上自己更自豪的呢?蘇菲婭癡癡的想著。



  蘇菲婭像美人魚一般遊到瘋子杰克身旁,用一雙玉手輕輕地環住瘋子杰克的

脖子,俏臉對著瘋子杰克,玉乳著在瘋子杰克的胸口輕柔的摩擦著……「主人,

你在想什麼呢?」蘇菲婭輕輕的問道。



  瘋子杰克順勢用手輕輕的撫摸著蘇菲婭的粉背說道:「我在想,如果我當時

沒有將你買下,我就不能擁有你這麼漂亮迷人的尤物啦。」



  「啊~ ,我永遠都是你的,主人~ 」蘇菲婭狡捷的說道瘋子杰克聽到迷人的

情話后,嘴角輕輕一抽,眼神中露出無盡的憐惜與不舍,最后鎖定到了冷酷。他

自嘲般的說道「至少今晚是……!來,用你那迷人的小嘴幫我按摩一下」說著他

指了指浸在池水中的肉棒說道。



  「主人,那還在水里啊~ 」蘇菲婭不依的說道。



  「那我不管,你要是不干,我馬上就送你去你應該去的地方」瘋子杰克邪惡

的說道。



  蘇菲婭嚇得身子發冷,在這溫暖的帝王浴池中和那如同地獄般冰冷的地牢中

很快的做出了抉擇。蘇菲婭仰起了俏臉,深吸了一口氣將頭侵入池水中,想舔舐

瘋子杰克的肉棒。



  在水中,只要張口水就會灌入。所以蘇菲婭緊緊的用她微微上翹的迷人嘴唇

緊緊的含住了肉棒不讓水灌入口中,這要比平時更加用力,並用香舌一會舔刷著

瘋子杰克的龜頭,一會頂一下龜頭上的口。



  三十幾秒后,快要窒息的蘇菲婭將頭從水里潛了上來。長時間的的憋氣讓蘇

菲婭的俏臉有些漲紅。



  「休息一會,我們聊會天……」瘋子杰克壞壞的說道。



  「呼呼,好的主人,呼呼,謝謝主人。」蘇菲婭順從的說道。



  「你的父親是怎麼死的?」瘋子杰克問道。



  「呼,呼……。據說是染重病死去的。求你說些別的。」蘇菲婭哀求道。



  「你是怎麼知道的呢?」瘋子杰克繼續問道。



  「我和父親有專門的秘密聯絡人。呼……」氣喘勻了的蘇菲婭回答道。



  「是代號紅馬先生嗎?」瘋子杰克笑著說。



  蘇菲婭嬌軀一震,顫抖的問道「不可能,沒人知道的,你怎麼知道的。」



  「那要看你是不是努力哦。」瘋子杰克指了指自己的肉棒說道。



  蘇菲婭又沈了下去拼命的吸著瘋子杰克的肉棒,並上下遊節奏的吸吮著,即

便吸入水也寧可喝倒肚子里。蘇菲婭聰明的頭腦卻在飛快的運轉著,如果可以控

制父親在聖城附近的那只常勝軍,那麼自己就可以打回巴黎斯去,希望就在眼前,

如果能聯系到紅馬先生……,如果可以通過瘋子杰克……。



  一分鐘后,蘇菲婭再也堅持不住,漏出說面,大聲的呻吟的喘著氣。問道:

「咳咳……,呼呼,請告訴小,奴隸。紅馬先生他在哪?」



  瘋子杰克等蘇菲婭嬌喘勻稱后說道:「紅馬他早被干掉了,聰明的你應該知

道,你那個愚蠢的妹妹怎麼會如此順利的算計你呢?」



  「我知道,一定是教會。」蘇菲婭肯定的說道。



  瘋子杰克又指了指自己的肉棒,嘲弄的說道:「這次用你小穴吧,要不紅臉

喘氣的樣子真難看~.」



  蘇菲婭跨坐在瘋子杰克身上,將他的肉棒緩緩的插入自己的小穴中,劇烈的

上下起伏起來,並熟練的發出浪叫聲。」



  「等等,你這沒品味的妓女~ ,溫柔些,緩慢些,平均五秒一次,對這樣才

有情調。你剛才那是婊子賺錢的手段。」瘋子杰克杰克懲罰似地狠打了一下蘇菲

婭的粉背。



  「剛才說道哪了,對了教會,那不完全,還有被你父親曾經羞辱過的道利士

的國王納普二世。」瘋子杰克說道。



  「我的父親是怎麼死的?」蘇菲婭一邊主動的扭動腰肢上下起伏,一邊問道。



  「被弩箭射殺……。在他回巴黎斯的路上。」瘋子杰克說道。



  「嗚嗚~ 」蘇菲婭的流下的眼淚掉在瘋子杰克的胸口上。蘇菲婭沒有想到自

己會在此時以這種屈辱的方式得知父親死去的真相。



  「知道是誰干的嗎?殺了他我願為此付出任何代價。」回復理智的蘇菲婭說

道。



  「你已經沒有任何代價可付出了,你說說你還有什麼呢?」瘋子杰克嘲笑的

說道。



  「我,我……。我還有靈魂,我願意……」



  「少來那些虛無的東西,我只知道金子。」蘇菲婭的話被瘋子杰克打斷。



  「……」蘇菲婭沈默了下來,唯一的聲音是隨著蘇菲婭小穴抽插時小蠻腰帶

起的嘩嘩水聲。



  蘇菲婭默默的想著,自己還能給他什麼呢?一個正在侍候主人洗浴的女奴隸

又能給主人什麼呢?



  兩個人都沈默了,此時只有流水的聲音和兩個細細喘息的聲音。



  蘇菲婭覺得自己抽插的速度隨著自己的興奮又快了起來,而瘋子杰克也由原

來的一動不動變得主動迎合起來。



  突然瘋子杰克一聲大吼,將蘇菲婭抱起放在池水邊的陶瓷寬台上,瘋狂的抽

插起來。



  男人和女人都聲嘶力竭的呼喊著,仿佛是對著黑暗世界的怒吼。一時間肉體

的碰撞聲和咕嘰咕嘰的抽插聲充滿了這空蕩的皇家浴池。



  「啊……,啊……」隨著一聲浪叫,蘇菲婭感覺自己的子宮正拼命的吸吮著

瘋子杰克的龜頭,一股熱流彙聚在下腹,一陣陣快感衝擊著自己的思想。



  不知是幾次高潮了,蘇菲婭疲倦欲死的躺在池水邊的陶瓷寬台上。此時她緩

緩的聽到了,瘋子杰克在唱著一首法蘭的情歌,大意為:「啊~ !我的心上人,

讓我最后一次愛你吧,明天你將與別人踏入教堂。」



  「啊~ !我的心上人,讓我最后一次愛你吧,哪怕你已經心有所屬。」



  「啊~ !我的心上人,讓我最后一次愛你吧,無論你在何方我依然和今天一

樣愛你如常。」……



  蘇菲婭的淚水順著臉頰流下,這算是愛情嗎?和你一禽獸不如的魔鬼。



  在這動聽的歌聲和迷亂的心扉中,蘇菲婭和瘋子杰克都昏沈的睡去……



  幾個小時后外面一片大亂,商隊領袖的聲音從外面傳來:「嘿,杰克。玩夠

了沒有,哈里發藩王命令外面立刻交出蘇菲婭,要不他就要殺了我們啊。」



  蘇菲婭坐在冰冷的籠車里,月光灑在她的身上猶如神女下凡一樣。商隊終于

妥協了,但是他們和哈里發藩王達成了協議,在商隊休整后藩王就會將蘇菲婭送

回,並對著神發誓不傷害蘇菲婭的肢體。



  想想一個小時前還在天堂享受的自己,現在卻有走在地獄的路上了。這,或

許就是命運吧。



  籠車進入了一個巨大的宮殿區,並在一個宏偉的金頂宮殿停下。衛兵打開了

囚籠,拽著鎖在蘇菲婭脖子上鐵項圈的鎖鏈,將索菲婭趕下馬車。衛兵們被月光

下蘇菲婭的美貌深深的迷住了,不停的以驅敢她行走為由觸摸她的乳房和美臀。



  直到在宮殿正門被兩個身穿金鏈手拿長刀的女衛士接管才罷休。蘇菲婭觀察

了這兩個持刀女衛士,只見那閃閃的金鏈只之擋住了豐乳和兩條美腿間的小穴,

而且隨著行走,那金鏈間的乳頭和小穴的肉縫時隱時現。反倒是女衛士帶著遮住

全臉的頭盔。這嚴實的頭盔和暴露的嬌軀讓人有種對比的美感。看來這座宮殿的

主人一個又是個喜好美色的家夥。



  女衛士將蘇菲婭帶到宮殿的走廊里,宮殿里到處都是厚厚的地毯,蘇菲婭赤

腳走在上面非常舒服,仔細一看原來女衛士們也都赤著美麗的小足。



  隨著走廊的深入,一聲聲女人的喘息聲和哀求上陣陣傳來。蘇菲婭覺得這聲

音很耳熟,原來是紅發女奴那嬌媚而響亮的聲音。



  終于女衛士在一座兩人高的大門前停住腳步,大門豁的打開,蘇菲婭聽到了

紅發女奴哀求的聲音道:「哇~ ,饒了小奴隸吧。別在跳了,我受不了啦,啊~ ,

啊~ 」

  隨著紅發女奴的哀號,蘇菲婭有些慌張的走進了大門,兩個幾乎赤裸的女衛

士則止步于大門前。



  「這樣可不行哦,要受到懲罰的。」一個極其甜美的聲音在蘇菲婭走進大廳

的時候說到。



  說話的是一個十分嬌媚的女人,她那充滿野性的性感小嘴總是微微的上翹;

如同夜空般漆黑的美睦配上了一個俏皮的鼻子;秀麗的長發猶如黑色的瀑布般隨

意的鋪灑在那白皙如雪的粉背肌膚上;修長的脖子上懸掛的紅寶石項鏈在燈火中

催人雙目般的閃閃發亮。薄紗制成的性感衣服時隱時現的露出勻稱的雙峰上的一

點紅潤和雙腿間那美麗的肉縫。這女人一只白嫩的小手中拿個一條小馬鞭,另一

只小手掐著自己小蠻腰正在訓斥著。



  此時那女人正看著在剛進大廳在燈火中有如玉人的蘇菲婭,雙眼中帶著好奇、

挑剔、驚訝懸又改為贊嘆與欣賞,最后則鎖定在了刻骨嫉妒與挑釁上。



  蘇菲婭將目光從這個美麗的尤物身上移開。淡黃色的波斯地毯上半臥著兩個

相擁的赤裸女人。紅發女奴一臉淒苦的以手肘支地的癱軟在地上,紅發女奴的美

臀和健康的小腹上遍布鞭痕,雙腿之間的小穴處和后庭滿是粘稠的液體不時的順

著修長的美腿留下。她那雙豐滿的乳房被兩條乳鏈拉扯得有些變形,乳鏈的另一

頭連在一個黑人女奴的雙乳上,那乳鏈極短,使得兩個女人被牽扯得好像擁抱在

一起一樣。黑人女奴身材極好,纖細腰肢上油黑細膩的肌膚由于汗水在燈火中閃

閃發亮,雙腿間和紅發女奴一樣也有透明的粘液流下,一雙纖手則被鎖在脖子上

的項圈上。黑人女奴由于乳頭的痛楚不得不隨著紅發女奴倒下,但她卻不敢像紅

發女奴一樣臥倒在地毯上,害怕懲罰的她只是跪在地毯上微微的發抖。



  「歡迎遠道的客人,蘇菲婭公主殿下……」一個蒼老的聲音緩緩的說道。



  此時蘇菲婭才將目光投向這個宮殿的主人,一個坐在厚厚的軟椅上的老人。

頭發已經快掉光,蒼老的臉上滿是皺紋和老人斑的哈里發藩王靠在厚厚的軟墊上

坐著。他身上僅披著紅色金邊的豪華袍子,袍子在胸前敞開著,露出了干癟的胸

肌和雙腿間軟塌塌的肉棒。



  蘇菲婭感到有股惡寒從赤腳處沿著雙腿和脊椎一直頂到頭上。越是這樣的擁

有性欲但卻無法發泄的老人越喜歡折磨年輕的女人,在意達的痛苦經歷又一次充

斥著蘇菲婭的腦海。他會怎麼折磨我呢?蘇菲婭嬌軀微顫的想著。



  「主人,她就是你說得漂亮禮物哇,嘻嘻,我又有新玩具啦。」手拿馬鞭的

嫵媚女人開心而邪惡的說道。



  「蕩姬,今天一定要讓我滿意啊,剛才的表現雖然刺激但是我還是沒有感覺。」

老人蒼白的說道。



  「快起來,主人不滿意啦,快繼續跳~ 」那個叫蕩姬的美麗女人狠狠的說道。



  「啪啪啪~ 」蕩姬狠狠的打下了幾鞭子。



  「嗚嗚嗚~ 」在紅發女奴痛苦的哀號中,兩個赤裸女奴在乳鏈的互相拉扯下

緩緩的站了起來。



  此時蘇菲婭才看到,在大殿燈火不及的深處有四個女衛士扭動著嬌軀嬌媚地

走了過來。女衛士與大殿門口的女衛士一樣,都是半裸著美體頭戴遮臉的頭盔。



  只見兩個女衛士一人拿一頭的拿著一條三碼長的繩子,另兩個女衛士各自拎

著一個小木桶走來。拿繩子的女衛士走到剛剛站立好的兩個女奴兩側,兩女衛士

手中那根長繩中間松弛的垂在女奴的腳下。



  「開始跳了哦,誰失敗了要受罰哈~ 」蕩姬越發嬌媚的說道。



  兩個拿著長繩的女衛士開始甩動長繩(同體育運動跳長繩),兩個渾身閃著

汗水油光的赤裸女奴跟隨長繩的的甩動節奏跳了起來。兩個女奴只要跳起的節奏

稍有不同,乳頭上拴著的乳鏈就會被跳躍的身體劇烈的拉扯。



  「嗯,啊~ 」兩個女人痛苦的呻吟伴隨著長繩落地的聲音不停的回蕩在空曠

的大殿上。黑白兩色的美麗女人胴體在燈火的明暗中不停地跳動。紅發女奴由于

體力不支,漸漸的跟不上了黑人女奴的節奏,豐滿的乳房被拉扯得越來越長。黑

人女奴不得不彎下腰迎合紅發女奴越來越慢的節奏,終于可預見的失敗出現了。

紅發女奴終于沒有躲過長繩絆在紅發女奴圓潤的小腿上。



  「呼呼,嗚嗚,饒了我們吧~ 」紅發女奴哀求道。



  「又是你這個紅頭發的母豬,連三十下都沒跳到的,有什麼資格哀求呢?快

接受懲罰吧。如果主人不開心會連累我們一起要受罰呢。」蕩姬幽怨的說道。



  說話間一個拿著小木桶女衛士走到紅發女奴身邊,紅發女奴見到那個小桶恐

懼的呻吟了一下哀求道:「不要哇~ ,饒了我吧,我一定好好跳。別……」



  女衛士不聽紅發女奴的哀求,伸出纖手痛打了紅發女奴的美臀幾下。紅發女

奴認命似地雙手摟住黑人女奴的圓滑的雙肩,保證雙乳不被拉扯的前提下,盡量

岔開雙腿並翹起美臀,露出沾滿滑液的后庭和小穴。



  女衛士伸手從小桶中隨意拿出一個鵪鶉蛋大小沾滿粘滑液體的白色球狀石頭,

塞入了紅發女奴的后庭。



  「嗚~ ,嗯……」紅發女奴似乎受到了極大的痛苦,雙腿突然並攏顫抖著。



  「才塞進去四十塊交歡石就受不了啦,真會裝,看你的肚子還可以再裝一百

塊呢。」蕩姬嬌媚的說道。



  「饒……饒了我吧,它們在動,啊~ ,不行~ ,啊……」紅發女奴嬌喘著哀

求道。



  「不跳滿三千下繩,我們的莎娃也不會干的。是不是啊,莎娃姐姐」蕩姬用

鞭子指了指黑人女奴說道。



  「嗯~ ,只要主人喜歡……,不過求您把我乳頭上的鏈子弄長一點吧,我的

乳頭都要裂啦。」黑人女奴有些痛苦的說道。



  「不許講條件~ ,否則受到懲罰。」蕩姬拉長聲音說道。說著另一個持桶的

女衛士在蕩姬的示意下將一塊沾滿粘液的紅色雞蛋大小石頭塞入莎娃(黑人女奴)

的小穴中。



  等待了三分鐘,繩子又開始甩動,呻吟聲伴隨著繩子落地聲又一次充滿了大

殿。蘇菲婭被這殘酷的遊戲驚呆了,她默默的站在那里身體微微發抖。



  「你過來,來~ 」一個蒼老的聲音呼喚著蘇菲婭,就好像長者對于晚輩一樣

的慈祥。可是情景確是越發的淫靡,一個有如下凡女神一邊美麗的赤裸女人緩緩

的走到了一個幾乎裸體的蒼老男人跟前,默默的跪下。



  「主人~ 」蘇菲婭有些恐懼的說道。這是一個何等變態的老人,他又將用什

麼來折磨自己呢?蘇菲婭擔憂的想到。



  「來~ ,坐到我懷里。」蒼老的聲音說道。



  「好,好的。」已經接受奴隸身份的蘇菲婭似乎有點羞澀的說道。



  一個年輕的女人撒嬌似地坐在一個老人的懷里,但是不要以為他們祖孫兩個,

因為他們都赤裸著身體。蘇菲婭的粉背輕輕靠在老人那缺少生機的胸膛上,蘇菲

婭感到自己的后背有如靠在一張干魚皮上一樣,一陣惡心感充滿了蘇菲婭的腦海。

一只冰冷的手,無力的撫摸著蘇菲婭細嫩的小手。



  老人似乎對蘇菲婭的小手十分迷戀,一雙蒼老遍布老人斑的手不停地揉搓著

蘇菲婭的小手。反倒對蘇菲婭豐滿的嬌乳和女人最隱秘的小穴毫無興趣。



  「願意一輩子伺候我嗎?」老人在紅發女奴和莎娃的呻吟聲中問道。



  「我,我……」蘇菲婭不知所措的說道。



  「別以為他們會來救你,進入交歡宮的女人就沒有一個能活著出去的。」老

人眼中精光一閃恢復些精力的說道。



  「不,您承諾過的,您會放我走的。」蘇菲婭哀求道。其實即使是商會將她

救出對于失去一切的蘇菲婭來說也沒有任何意義,但是在長繩遊戲中的女奴們不

停地發出哀嚎聲下,蘇菲婭只想離開這個地獄,哪怕下一個地方依然是地獄。



  「皇帝不會為一個女奴和我過不去的,即使你有皇帝貴賓的詔書。我很喜歡

你,你的小手真好看,摸起來也很舒服。來躺在地上,把腳伸過來。」老人緩緩

的說道。



  蘇菲婭絕望地倒在老人軟椅下面的地毯上,兩條美腿高高?起將柔嫩的小腳

伸進老人的懷中。老人輕握著蘇菲婭的纖足,並用手指輕輕的撓著蘇菲婭的腳心。



  「嗯,別……」怕癢的蘇菲婭,將小腳抽出並呻吟道。



  「你知道,這麼做的后果嗎?這次饒了你,把腳伸過來。」老人微怒道。



  「求你饒了我吧,讓我走……」蘇菲婭將美麗的小腳又伸進老人的手里並哀

求道。蘇菲婭知道如果她成為這個老人的女奴那麼最后的希望也就沒有了,想逃

出這個交歡宮是根本不可能的。而這個老人又能活多久?如果他明天暴斃都不會

有人意外。而正如瘋子杰克說道,如果這個老人死了,那麼這些女衛士和女奴隸

包括自己都將陪葬。而求生的本能和為父親報仇的希望都讓蘇菲婭一定要離開這

個地獄而她的希望只有商隊了。



  「嗯……,這樣吧,神是這麼說的要給每一個人選擇的機會。」老人一邊輕

撓著蘇菲婭的粉嫩腳心一邊默默的說道。



  「謝謝您,我一定會好好伺候您的」蘇菲婭忍受著抓心的撓癢開心的說道。



  「我還沒說完呢。你一定要戰勝我的幾個寵姬才行哦。」老人頑皮的說道。



  「主人,奴隸願意挑戰她們~ 」蘇菲婭默默的說道,因為她別無選擇。



  「很好,我給了你這次機會,你要如何報答我呢?」老人有些興奮地指了指

自己軟塌塌的肉棒說道。



  「奴隸知道了。」蘇菲婭說著就坐了起來,露出了自己挺翹的美乳。



  「我給你起個名字吧~ ,你這麼稱呼不好。」老人用自己渾濁的眼神看著蘇

菲婭那玉人般的嬌軀說道。



  「嗯,請主人賜名。」蘇菲婭說道並輕輕的握住老人的軟肉棒,張開檀口輕

柔的含住。



  「你曾是公主,以無比較貴之軀卻行使如此下賤之事。你本可自殺,但你寧

願如此下賤的活著也不願光榮的死去,你就叫賤姬好了。讓你無時無刻不想到自

己現在卑賤的身份。」老人說道。



  「嗯,嗚嗚~ ,謝主人賜名。」蘇菲婭口中含住肉棒含糊並恥辱的說道。難

道以后連自己的名字都不能用了嗎?賤姬,賤姬自己真的這麼下賤嗎?蘇菲婭羞

恥的想著,下身卻逐漸的燥熱了起來。



  「哇~ ,受不了啦。我要死啦。」不知道被塞進了多少合歡石的紅發女奴終

于被折磨得崩潰了。她雙腿間有黃色的液體徐徐流下,雙腿不自覺的顫抖著,雙

手死死的抱住莎娃,無論蕩姬如何鞭打只是痛苦的哀號而不松手。莎娃由于雙手

被綁,只能直挺挺的站在那里,胸前急促的呼吸著,健康而有力的小蠻腰上滿是

滑落的汗水。



  「主人~ ,饒了我吧,讓這些石頭出來,它們……,啊~ 」紅發女奴顧不上

身體的勞累只求將小穴和后庭的合歡石取出。



  哀求的紅發女奴終于看到了正在為老人吸吮肉棒的蘇菲婭,她猶如即將溺死

的人見到救命稻草般的瘋狂喊道:「快折磨她,她是法蘭的公主,她不怕受傷月

光可以治療她,她比我有趣多啦,哈哈~ ,哈哈~.」



  正在厭惡的吸吮老人肉棒的蘇菲婭聽到這些發出了絕望般的哀嘆。她默默的

?起頭和老人那雙蒼老的眼睛對望了一下,老人笑了笑,愛撫般的撫摸了蘇菲婭

的頭說:「孩子,和她們一起玩耍吧。」



  看到剛才老人賜給蘇菲婭名字又見蘇菲婭可以吸允老人肉棒的蕩姬本就嫉妒

得發瘋,聽到老人如此說,她終于找到機會嬌媚的說道:「好啊~ ,就讓蘇菲婭,

哦不,賤姬姐姐和這個推薦你的紅發母豬一起跳長繩吧~.」



  「不,讓她和莎娃跳,我,我受不了啦,嗚嗚~ ,快幫我把這些東西弄出去,

啊~ 」紅發女奴語無倫次的說道。



  正當女衛士將蘇菲婭牽到紅發女奴跟前時,老人揮了揮手阻止了她們,他咳

嗽了兩聲說道:「怎麼可以讓我們美麗的公主和那個賤奴一起呢,蕩姬只有你的

美麗才配得上和賤姬一下玩耍啊。」



  「不,啊,是,主人,蕩姬好久沒有這麼開心的玩耍啦~ 」蕩姬動人的俏臉

掙扎了幾下,最后嬌媚的說。



  女衛士輕輕的脫下了蕩姬身上僅起到裝飾的紗衣,露出了蕩姬那幾乎完美的

嬌體。蕩姬的身材勻稱之極,如同刀削般的香肩下是一雙東方女人獨有的嬌乳,

當然乳頭上的銀色乳環在燈火中閃爍異常,雙腿間的陰毛早已經不見,露出了那

迷人的粉紅色肉縫。



  「把這個女人帶到豬圈去……」老人指著紅發女奴厭惡的說。



  「求你,怎麼我都行,快把那些東西弄出來哇,嗚嗚~ 」紅發女奴發狂的說

道。



  女衛士們拉扯著紅發女奴並沒有將她拖到大門外,而是走到了大殿的一角,

一個女衛士掀開了一塊地毯,另一個女衛士用鑰匙打開了一個鑲在地板上的鐵籠

門,鐵籠門打開發出了吱呀呀的金屬摩擦聲,紅發女奴哀號著的被塞入了地下的

牢房,只見一個女衛士不停的按住紅發女奴的頭好讓鐵籠門可以關閉,可以看出

那個鑲嵌在大殿地下的的牢房是十分狹小的。哢嚓一聲,鐵籠門鎖上,地毯鋪在

鐵籠上后,地面平坦好像那個地下的牢獄根本就不存在般,只能依稀的聽到紅發

女奴那微弱的喊聲。



  蘇菲婭哀憐的看著這一切,她知道紅發女奴是商隊送給哈里發藩王的,她如

果不被送人,那麼命運要麼被折磨死要麼與這個老人陪葬。而眼前這個極為漂亮

的蕩姬也是一樣……



  老人將黑人女奴莎娃叫道身前替代蘇菲婭為他吸吮肉棒,問道:「莎娃公主,

你還想復國嗎?」



  莎娃哀憐的說:「嗯~ ,不了。男人們全死了,女人們都在服侍主人……」

說著繼續吸允老人的肉棒。



  「哈哈~ ,哈哈。你們不是號稱叢林之子嗎?」老人發出了鷹隼一般的怪笑,

仿佛又恢復到了幾十年前的梟雄模樣。



  此時女衛士們將蕩姬和蘇菲婭的乳鏈連好,兩個女衛士拿著長繩走了過來。

那乳鏈十分的短,蘇菲婭那堅挺的乳頭都與蕩姬的乳頭接觸上了。蕩姬比蘇菲婭

略矮,這樣蕩姬只能點著腳才能不被乳鏈拉扯乳房,當然蘇菲婭也略微的彎下了

腰。



  遊戲終于開始了,雖然規則很簡單,但是突然吃痛的乳頭還是讓蘇菲婭嬌軀

一震。兩人為了不停的跳動而互相擁抱起來,這樣可以避免乳鏈的牽扯。不過這

一舉動被老人發現,並命人將蘇菲婭和蕩姬的雙手都在后背反綁起來,這樣兩個

女人唯一的鏈接點就是雙乳之間的乳鏈了。



  該死的長繩又一次甩動起來。「啊~ 」「哇~ 」蘇菲婭和蕩姬同時吃痛喊道,

長繩停在了蘇菲婭的腳下。知道規則的蘇菲婭雙目微閉輕微的撅起美臀等待懲罰,

一陣清涼從后庭傳來,一塊白色球狀石頭被塞進了蘇菲婭的后庭。沒有紅發女奴

那麼痛苦,僅僅是后庭中多了東西而已,蘇菲婭長出了一口氣。



  「嘻嘻,有你哭的時候」蕩姬看到蘇菲婭的表情翹著腳笑嘻嘻的說道。



  長繩又一次甩動起來,兩人的默契好了些。「跟上節奏,嗯,主人很快就會

滿足的,莎娃會解決他,嗯,你弄痛我啦」蕩姬小聲的說道。由于蘇菲婭的生疏,

長繩又一次的拌在了蘇菲婭的纖細的小腳下。蘇菲婭認命似地又一次翹起美臀等

待懲罰,這一次是小穴被塞入了一個雞蛋大的紅色石頭。小穴一陣清涼,蘇菲婭

忙夾緊小穴,以防止異物落地。



  「哇~ ,它們在動。」蘇菲婭一聲嬌呼。蘇菲婭感到后庭本來穩定的白色石

頭隨著紅色石頭的進入不停的旋轉起來,並像一只在大網里的遊魚一樣亂竄,小

穴里的紅色石頭也配合似地旋轉起來,也不停的亂竄。蘇菲婭由于刺激不停的縮

緊小穴和后庭,這些石頭就好像有生命一樣向身體內部遊去。



  「好玩吧,這是有磁力的石頭哦。」蕩姬嬌媚的說道。



  遊戲又開始了,忍著刺激的蘇菲婭這次不停的跳動,即使乳頭再痛也不敢有

差錯了。果然蕩姬被蘇菲婭拉扯乳頭導致了沒有躲過長繩。



  「哎呀~ ,不許往后跳啊~ 」蕩姬抗議的嬌呼道,但是后庭上還是被塞入了

一塊白石頭。



  長繩繼續甩動,剛剛平衡的跳了幾下,蕩姬報復似的向后一跳,剛剛適應的

蘇菲婭沒有準備,被乳頭的劇痛打亂了腳步,沒有躲過長繩。女衛士又將一塊白

色的石頭塞入了后庭。



  「嗯~ ,嗯~.」蘇菲婭感到三塊石頭不停的互相吸引又排斥的在自己體內亂

動,想把它們排除體外,但不停的刺激卻讓小穴不受控制的緊縮,那原本冰涼的

粘液,現在好像沸油一般的灼熱,並和分泌的淫水一下順著一雙美腿內側流下。



  遊戲繼續,蘇菲婭再不顧乳頭的牽扯,因為她知道自己的乳房經過乳藤的改

造(前文介紹)不會太大的損傷,而蕩姬卻沒有。



  「哇,啊~ ,等等,你不痛嘛?」蕩姬吃痛的狂喊到,美麗的嬌軀上已經漸

漸泌出了汗水,全身在燈火下閃著淫靡的光芒。



  在蘇菲婭的努力下,蕩姬也失敗了一次,在小穴里被塞入了紅色的石頭。合

歡石在磁力的作用下讓蕩姬嬌柔的身軀微微發抖。



  下三次的遊戲中,由于蘇菲婭不顧乳頭的拉扯,蕩姬失敗了三次,后庭又被

塞入了兩塊白石,小穴被塞入了一塊紅石。



  「嗯,嗯……」蕩姬在石頭上粘著的淫藥作用下,白皙的嬌軀慢慢變成了粉

紅色。



  「該死,她們換了淫藥,嗯~ 」蕩姬自言自語的說道。



  之后的幾十次跳繩各有勝負,蘇菲婭感覺到隨著小穴和后庭的石頭變多,它

們的運動力量也變得大了起來,本以為可以忍受但有時候就突然高潮來臨。這個

遊戲的設計真是邪惡異常,蘇菲婭的每次跳動都會激起后庭和小穴石頭的連鎖反

應。而第一塊紅石已經頂到了蘇菲婭的子宮上,並在外力的作用下不停的往里鑽

去。不停的高潮刺激讓蘇菲婭身上香汗淋漓。不知道這痛苦的折磨何時結束,蘇

菲婭絕望的想到。



  「我受不了啦~ 」蕩姬雙眼有些迷離的喊道。只見她后背反綁著的雙臂在一

個常人根本就不可能出現的姿勢下,由后反綁扭到前綁,此時她的被綁住的雙手

舉過頭頂。此時長繩又一次甩來,蕩姬有如靈猴般一跳,用雙腿夾住蘇菲婭纖細

健康的小蠻腰,雙臂抱住蘇菲婭的脖子,乳頭則頂在蘇菲婭的美乳上。



  「嗚嗚~ ,不~ 」蘇菲婭掙扎著,但怎麼也無法將蕩姬甩掉。此時長繩又來,

身負兩個人重量的蘇菲婭坎坎跳過,但下一次的長繩缺無法躲過了。



  又在后庭上塞入白色石頭的蘇菲婭有些絕望,這個會軟骨功的蕩姬,就像個

孩子一樣的雙腿夾住自己的腰,雙臂摟住自己的肩膀。而自己的雙手還被綁在背

后無法反抗,不光這些自己還有承擔蕩姬的體重來跳繩。



  放棄了的蘇菲婭默默的站在那里,不再跳躍,她只能以這個方式反抗了。



  「啪啪,啪啪」粉背和美臀的巨大痛苦讓蘇菲婭嬌軀一震。兩個女衛士用皮

鞭抽打蘇菲婭,讓她繼續遊戲。



  「快點跳,主人要生氣啦」女衛士喊道。



  「嗚嗚,別打,我跳。」在小穴和后庭又被塞入石頭后,蘇菲婭在鞭子的威

脅下繼續玩耍著這個恥辱的遊戲。



  「賤姬,不要恨我哦,這也是遊戲規則呀~ 」蕩姬在淫藥的作用下更加嬌媚

的說道。並不停的痛吻蘇菲婭的俏臉,檀口甚至是美睦。



  蘇菲婭感到,蕩姬夾住自己的腰部的雙腿在不停的前后扭動。自己小腹部在

蕩姬小穴的摩擦下蕩姬的淫水和自己的汗水再混合自己的淫水順著自己修長的美

腿濺到地毯上。而體力也在成倍的運動下快速的流失。蘇菲婭想到紅發女奴的痛

苦模樣,自己在不久后或許也會被丟進豬圈吧。



  蘇菲婭哀求般的一邊跳躲這這懲罰的長繩,一邊絕望的看著那個可能給她希

望的老人。只見莎娃正胸口對著胸口的跨坐在老人身上,小穴插入老人那剛剛硬

起的肉棒,檀口封住老人嘴巴。那充滿力量的腰肢正瘋狂的上下蠕動著,汗水順

著后背那油黑的皮膚流下。



  「快射吧~ 」在交歡石的刺激下有些神智不清的蘇菲婭期望的自言自語說著。



  長繩甩得很慢,女衛士都是遊戲的老手知道如何才能讓女奴最痛苦。現在的

蘇菲婭勉強的站立在地毯上,前面被蕩姬抱著,雙腿內側已經全是高潮后流出的

白色淫液。跳起不超過三次就失敗就會受到女衛士的鞭刑,蘇菲婭的粉背上已經

掛上了十多條帶血的鞭痕,而兩個人的體重壓得蘇菲婭體力幾乎透支,那個該死

的蕩姬又時不時的狂吻蘇菲婭喘氣的小嘴,使得蘇菲婭更加吃力跳動。



  就在蘇菲婭即將崩潰的時候,老人發出了一陣呻吟,莎娃終于完成了任務。

從老人身上下來的莎娃,雙腿間流出了男人的穢物,滿身是汗的跪坐在老人軟椅

下,溫柔的用自己的香舌舔舐著老人的腳背。



  老人救命似地揮了揮手,停止了遊戲。蘇菲婭身體搖晃了兩下,被女衛士扶

住。在乳鏈解下后,蕩姬像一只靈貓一樣從蘇菲婭身上躍下。淫藥的作用還在折

磨著她,蕩姬站在那里不停在用手指揉搓著自己的陰蒂,並不停的呻吟著。



  女衛士拿了一塊磚頭大小的黑色石頭,在蘇菲婭小穴和后庭劃過,「哇~ 」

蘇菲婭一聲嬌呼,體內的紅色和白色石頭都被一股巨力拉出,同時無數的乳白色

的淫液也飛濺出來。蘇菲婭感到下身無比的空虛,虛弱的跪坐下來。如法炮制的

蕩姬也同樣嬌呼連連的取出了那些合歡石。



  「我累了,你們也休息吧,把我的車叫過來……」老人無力的說道。



  一個女衛士開門走了出去,另外的幾個女衛士分別拿出幾個金屬的貞操帶走

了過來。蕩姬在淫藥的作用下不依的嬌呼反抗著,但是幾個女衛士將她按住,並

將前后都有假陽具的貞操帶強制的帶上。蘇菲婭無力的跪坐在地上不停的嬌喘著,

任憑幾個女衛士將她按倒並帶上貞操帶,蘇菲婭只感覺小穴和后庭都被異物插入,

然剛剛的高潮讓蘇菲婭的感覺不是很激烈。女衛士分別將蕩姬、蘇菲婭和莎娃用

貞操帶鎖上后,將鑰匙交給老人,老人滿意的將鑰匙放在了自己敞開袍子的兜里。



  大殿的大門打開了,一串響亮的鈴鐺聲首先傳入耳中。一個雙輪的豪華座椅

車,在三個女奴的拉動下緩緩駛進大殿。三個母狗女奴跪爬拉著車,她們都帶著

漆黑的眼罩,雙乳被兩個巨大的銅鈴鐺拉得變形,雙手被皮手套包裹著只能攥拳

頭不能將手指伸開。腰部栓著套索,小穴的兩片陰唇也被兩個巨大的銅鈴鐺拉得

很長,露出了里面的嫩肉。后庭上插著上翹的狗尾巴。



  老人坐上了這個母狗拉的豪華雙輪車,不知蹬了一下什麼,三條美女犬同時

嬌呼並加速向前爬去。大半女衛士跟隨老人而去,大門關閉的轟鳴聲響起,美女

犬們的鈴鐺聲漸漸遠去。



  大殿一下變得很安靜,只剩下蘇菲婭、蕩姬和莎娃三個女奴和兩個值班的女

衛士。



  蕩姬一邊用手揉搓著小穴位置的貞操帶,一邊坐在了老人剛才坐的地方。莎

娃則跪在蕩姬的腳下向剛才服侍老人一樣的舔舐蕩姬的赤足。



  「嗯,讓我想想該怎麼處置你呢?嗯,該死~ 」蕩姬一邊嬌媚的衝著蘇菲婭

說話,一邊抱怨似地敲打著貞操帶。



  「我們都是奴隸就不要……」蘇菲婭哀求道。



  「住嘴~ ,你這個勾人的婊子……,我好久沒看到主人這麼痛愛一個人啦。」

蕩姬嚴厲的說道。



  「他以前只喜歡摸我的小手和小腳的,嗚嗚~ 」蕩姬越發的自言自語道,可

能是淫藥不能發泄而出現的異常精神狀態。



  跪坐在蕩姬腳下的莎娃看到蕩姬這樣,更是討好般的舔舐著蕩姬的美足並發

出了吧唧吧唧的舔舐聲。



  蕩姬越說越生氣,俏臉都在逐漸的扭曲大吼道:「你這個賤奴知道嗎?我能

當上這個淫蕩殿的主人有多難,我是從美女犬被主人挑選上的,你知道美女犬嗎?

就是剛才拉車那人不人鬼不鬼的東西,你以為誰都可以拉車嗎?可是你,什麼都

不用做主人就賜給了你名字,啊~ ,不行了,我好嫉妒啊~ 」



  蕩姬說著突然的站起身來,一腳踢倒了正在舔她纖足的莎娃,搶過女衛士的

彎刀就準備衝上來,大喊道:「我把她的奶子割下來,再在這個婊子臉上畫上幾

道坎你還怎麼勾引男人。」



  蘇菲婭嚇得花容失色,哀求道:「我不是,是他們逼我來的,我不願意,讓

我走。」



  女衛士們攔下了蕩姬並厲聲說道:「蕩姬,你以為你還是皇帝的寵妃嗎?你

現在只是一個女奴。蘇菲婭是皇帝的貴賓,主人吩咐過不許傷害她。」



  蕩姬頹然的坐在軟椅上,自言自語說道:「我不是,我沒有背叛皇帝陛下。

是皇后他們下的藥……,皇帝陛下是知道的,他一定會來救我的不是嗎?」



  「皇帝陛下已經將你賜給哈里發藩王為奴啦,不要妄想。」女衛士嚴厲的說

道。



  處在高潮邊緣但不能高潮的蕩姬突然痛哭流涕,喊道:「讓我靜靜,這是做

夢,把他們丟到豬圈里去。等我醒后,一定還在皇帝陛下的懷抱中呢,嘻嘻~ 」



  說唄蕩姬掩面無語,女衛士架著蘇菲婭和莎娃像大殿角落里地毯下的豬圈走

去……

RSS订阅  -  百度MAP  -  谷歌MAP  -  神马MAP  -  搜狗MAP  -  奇虎MAP  -  必应MAP